古蜀国是大约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前316年存在于四川的古国,它在不同时代发展出的文化包括宝墩文化(大约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1700年),三星堆文化(大约公元前1700年至公元前1200年),十二桥文化(大约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600年)。古蜀国最后在公元前316年被秦国所灭。


蜀族是一个不同于我们华夏族的古老民族,古蜀人的先祖为为蜀山氏,有人认为蜀山氏和蚕丛氏是从岷江上游兴起的,是古羌人的一个分支。蜀这个字最早出现于商代的甲骨文中,据记载武王伐纣时的牧野之战,鱼凫曾经相助。蜀国的历史在先秦文献中一直没有记载,直到西汉杨雄(公元前53年-公元18年)的《蜀王本纪》中才有记载。


记载中古蜀国灭亡前有四个时期。第一时期为蚕丛时期,持续了数百年,对应宝墩文化时期;第二时期为柏灌时期,持续了数百年,对应宝墩文化时期;蚕丛时期和柏灌时期大约是在公元前2500年到公元前1700年。第三时期为鱼凫时期,持续数百年(大约公元前1700年到公元前1200年),对应三星堆文化时期(三星堆遗址二三期);第四时期为杜宇时期,大约是公元前1200年到公元前600年,对应十二桥文化时期;第五时期为开明朝,共十二世,对应于晚期蜀文化(大约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316年)。


蜀国有巴蜀图语,典型的巴蜀图语是虎纹,手心纹和花蒂纹等,形状非常像装饰性的符号,是一种象形文字,据研究可能产生于古蜀国的开明王朝时期。值得一提的是巴蜀图文是中国八种原始文字之一,其它为:仓颉书(一妖来始,界转卧鸦杈,祭神青脑,祸小马念,师五除扫,幡斋解果,过鼠还魂(刘志一译)),夏禹书(即钟鼎书或蜾匾篆,包含7个甲骨文,5个古彝文;直译为:生地聂子,留皮齐春,新尚往还。),夜郎天书(贵州赫章县彝族古籍,共4480个字),贵州红崖天书(贵州安顺晒甲山崖,数十字),云南东巴文(共有2223个单字,起源于纳西族的东巴经),岣嵝碑文(原刻于湖南衡山岣嵝峰,共77字)和仙居蝌蚪文(又称蝌蚪书,蝌蚪篆;在浙江仙居韦羌山)。巴蜀图文和仙居蝌蚪文一样完全没有被破解。

 

 

(一)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广汉,距离南兴镇4公里的鸭子河畔,离成都市大约40公里。因为古时候在那里有三个起伏相连的黄土堆,有所谓“三星伴月”的说法,因此得名三星堆。


1929年春,广汉南兴镇真武村村民燕道诚在房子周围挖蓄水沟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长方形的坑道,坑里堆满了精美的玉石器。燕道诚和家人把里面400多件玉器藏在家里,一年之后为了脱手,把其中一块玉瑗送给广汉县一个叫做陶宗伯的旅长,这个人之后以军事训练为名开始大肆挖掘。1934年3月15日,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美国人葛维汉和副馆长林名均组建考古发掘队,在月亮湾进行发掘,开始了川西平原考古的序幕,当时共挖出600多件文物。1980年5月四川省考古队对三星堆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发现3000年至4000年前的房屋基址18座,墓葬4座,出土数百件陶器,石器,玉器文物和数万片陶片标本。1986年7月广汉南兴镇第二砖厂的工人在挖砖坯土时,挖断了一块玉环,工人报告给当地的考古队,这里就是三星堆一号祭祀坑。8月四川省考古所在领队陈德安,副领队陈显丹带领下对三星堆进行大规模发掘工作,发现两座与商代同时期的大型祭祀坑,坑内出土了1700多件青铜器、玉器、漆器、陶器等,还有80根象牙,4600多枚当时的货币、海贝、铜贝等。


三星堆遗址根据考古发现分为一期,二期,三期和四期。1980年至1981年第一次发掘时,考古人员把堆积物分为八层。除去表层土(第一层)和间隙层(第五,七层)外,剩余的五层称为“第一至第五文化层”。其中第四,第五文化层(第六,第八层)被划为第一期;第二,第三文化层(第三,第四层)被划为第二期;第一文化层(第二层)被划为第一期。1982年,通过第二次发掘,提出三星堆遗址的第四期。一期为宝墩文化,二三期为三星堆文化,四期为十二桥文化(金沙遗址)。

 

 

序展

 

三星堆遗址主要是两个展馆,一个是综合馆,另外一个是青铜馆,第一部分主要介绍综合馆。综合馆序展厅里立着两尊铜神兽,原型是三星堆青铜神坛底部动物的造型,两头神兽一正一反,平行站立,表示日月经行,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之意。

_MG_3578

_MG_3579

 

 

 

第一组:雄踞西南(古蜀2000年沧桑史)

_MG_3582

 

(1)三星堆遗址一期文化

_MG_3586

一期出土的陶器陶质主要以泥质灰陶为主,出土陶器中大约65%为此类陶质,又包括了泥质青灰陶和灰白陶。其次是夹砂褐陶,另外还有少量不均匀的泥质橙黄陶。器形比较单调,主要是平地器,但也要少量圈足器,大部分皆难以复原。纹饰主要是绳纹,其次是划纹,划纹又包括乐平行线划纹、水波状划纹、几何形划纹,也有在平行划纹上再弄出齿状。另外有少量的锥刺纹和镂孔装饰。这一时期陶器的显著特点之一是器口压成锯齿状花边。(维基百科)

 

_MG_3583

_MG_3584

_MG_3585

 

 

(2)三星堆遗址二三期文化

_MG_3587

 

第二期文化包括特色鲜明的陶器和石器。可以说代表三星堆文化特征的典型器物群已经出现。第三期的区别主要是数量比例和个别品种上的区别。陶器陶质变化为主要以夹砂褐陶为主,其次是泥质褐陶。器形比第一期丰富很多,新出现了小平底罐、高柄豆、平底盘等,也出现了少量鸟头形状的勺柄。纹饰以粗绳纹和细绳纹为主,新出现了凸弦纹、附加堆纹、网纹等。石器包括斧、锛、凿、杵和砍砸器,开始出现石壁和石纺车。

_MG_3591

_MG_3588

_MG_3589

 

(3)三星堆遗址四期文化

_MG_3592

三星堆四期文化相当于商代晚期到春秋时期,对应于杜宇王朝。经过长期繁荣后,三星堆古城被废弃,古蜀国南迁。三星堆遗址分布较广的该期文化遗存表明三星堆文化虽然日渐式微,但该地区依然是同时代成都平原最重要的人类生活区域之一。

_MG_3593

_MG_3594

 

 

 

第二组:物华天府(农业与商贸)

_MG_3596

(1)农业

这组陈列主要反映三星堆古蜀国在农业和商业方面的重要成就。大量的家养动物遗骨和塑造乖巧的家养动物造型,说明当时的家畜饲养业已具有一定的规模,而这正是农业发展兴旺的标志之一。而大陶盆、大陶缸、大陶罐等粮食容器和形制各异,用途不一的酒器,则直接表明了当时农业的发展达到了较高的生产水平和收入水平。酿酒的出现,说明已经有了粮食剩余。其酿酒技术也较为进步,据考察,当时已经能生产过滤了酒糟的“清酒”,用于饮用和祭祀。

 

_MG_3597

_MG_3598

 

下面两幅图为酒器

_MG_3601

_MG_3602

 


(2)商贸

 大量海贝、象牙的出土,雕花漆品的发现和衣饰繁复的青铜雕像等情况来看,当时已存在比较明细的社会分工,商品的生产和交换发展,达到了较高的程度。

在文明社会初期,人们在从事商品交换时,大都以海贝作为原始货币,三星堆祭祀坑所出土的数以千记的海贝,应该属于货币性质,而三星堆出土的罕见的铜贝,则有可能属于最早的金属货币之一。三星堆的各类青铜人物雕像服装整齐,衣饰繁复,做工考究,可以看到当时纺织服装业的概貌。大量的象牙除产自本地的可能性之外,也有可能是古蜀国和周边地区商贸所致。

_MG_3607

_MG_3606

_MG_3608

 

_MG_3604

_MG_3605

_MG_3603

 

 

 

 

第三组:化土成器(陶器)

 

_MG_3609

 

这组陈列展示三星堆古蜀国在制陶工艺方面取得的成就。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陶制生活用品数量众多,器型多样,用途广泛,既有体量较大的贮器如瓮,缸,罐,炊器如三足器等,也有小巧别致的食器如盘,盏,饮器如杯等。古蜀人在制作这些生活用品时,不仅注重其使用功能,同时也追求其造型的美观。三星堆数量巨大的鸟头把勺,庞大的酒器群以及颇富特色的高柄豆形器,觚形器,三足炊器等,皆属于实用性和艺术性兼具的陶艺佳品。体现出构思巧妙,朴素大方的总体风貌。这些普通的生活用品向人们展开了一幅几千年前古蜀先民日常生活的生动画卷。


从考古地层学和类型学的意义上讲,陶器是测定年代和分期以及确定某文化体系的重要标尺。古蜀陶器的基本组合是高柄豆,小平底罐(包括尖底器)和鸟头形把勺等。专业人员就是依据这些典型器物及其基本组合来确定蜀文化内涵及承传关系的。

_MG_3611

_MG_3612

_MG_3613

_MG_3616

 

_MG_3617

 

_MG_3619

 

_MG_3621

 

_MG_3623

_MG_3624

 

_MG_3629

_MG_3630

_MG_3631

 

_MG_3632

 

_MG_363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