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组:烈火熔金(三星堆冶炼)


中国青铜时代最为光辉灿烂时期,是商周时期。尤以商代后期的各类青铜器最为壮观、最有气势、最具魅力。而三星堆的青铜器,正属这一时期中国西南青铜文化的典型代表。本组陈列有流光溢彩的金叶,有虎虎生威的铜虎,有造型奇特的龙形饰,有气宇轩昂的大雄鸡,更有造型优美无比、林林总总的铜铃……


三星堆青铜器的合金构成可分为五种类型:红铜,锡青铜,铅青铜,锡铅青铜,铅锡青铜,其中以铅锡青铜器数量最大。三星堆青铜器的含铅量普遍较高,古代匠师意在利用铅的易流动性和柔软性,追求青铜器造型的繁复和优美。青铜器是使用范畴法浇铸成型的,采用了分铸,混铸和嵌铸法等,又大量运用了铸接这种联结组合技术,配以套铸,铆铸,嵌铸等各种复杂繁难的工艺。


三星堆的金器大多属于金银二元合金。纯度高达85%左右,另外的15%是银,其它少许微量元素可以忽略不计。金器的铸造过程大致为:采用原始方法淘洗沙金,再使用熔融法冶炼成合金,经人工锤打和碾压而成金带、金皮、金箔等。


古蜀地铜矿资源丰富,主要分布在金沙江以及青衣江流域,和成都平原边缘地带,这为本地冶炼铸造业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原料。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青铜人头像内有泥芯(内范),遗址也有类似坩埚的陶器出土,表明当地已拥有大型铸铜作坊。


(1)青铜器


_MG_3698

_MG_3700

_MG_3701


铜挂饰

_MG_3702

_MG_3703


鹰形铜铃(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_MG_3704


花型铜铃(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_MG_3705


虎面纹铜铃(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_MG_3706


带挂架铜铃(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

_MG_3707


铜罍

_MG_3722

_MG_3721

_MG_3723


铜怪兽

_MG_3724


铜虎形器

_MG_3725

_MG_3726


铜戈

_MG_3727


铜璋

_MG_3728



(2)金器


中国早期的金器较多地出现于商代,以秦岭和淮河为界,商代中国南北两代地域的金器各成系统,体现出不同的价值倾向。北方金器大多为装饰品,数量和种类不多,且形体较小。南方金器则以三星堆为代表,其制金工艺在中国同期文明中较为杰出。


三星堆金器体现出以锤拓,模压,粘贴,雕刻,镂空等技术为主的工艺特点,不仅种类丰富,量多体大,而且制作精良,功用特殊,应该是作为权力的象征而运用于隆重仪式,以及祭祀典礼的重器。其中金杖,金面罩等文化形式较为接近西亚文明,推测商代中国西南地区与古代南亚,中亚和西亚之间已经存在文化交流。


_MG_3708


金箔虎形饰

_MG_3711


黄金面罩

_MG_3709

_MG_3710


金杖是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再包卷在木杖上,出土时尚见金皮内残留的炭化木渣。金杖长1.42米,直径2.3厘米,净重约500克。在金杖的一端,有鱼,鸟,人物等图案。此图案究竟表现何种内容,是古蜀族图腾,族徽的铭记?是希冀通过巫术作用而捕鱼成功的渔猎祈祷图?是描绘胜利者的功绩,或记述某件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事?金杖或是至高无上的权威标志,即王杖权杖,是王杖的象征?金杖或是大巫师手中的魔杖法杖,是神权的象征?金杖或是集神权与王权于一体的政教合一体制下的王者之器?

_MG_3717

_MG_3713

_MG_3718

_MG_3719



第六组:通天神树

_MG_3731


(1)通天神树

中国古典神话传说中,有许多神树。最有代表性的是东方“扶桑”,中央“建木”和西方“若木”。这些神树与外国古典神话中的“宇宙树”应属同一性质,反映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共同的思维方式与观念意识,一种人类早期对天地自然的认知体系及趋同化的神话宇宙观。


三星堆神树当是古代传说中扶桑,建木等神树的一种复合型产物,其立于大地的中央即“世界中心”,有所谓“登天之梯”的作用,其主要功能之一即为“通天”。三星堆神树可视作上古先民天地不绝,天人感应,天人合一,人神互通之神话意识的形象化写照。


三星堆神树还反映了古蜀人对太阳和太阳神的崇拜,神树枝头的九只立鸟,正是金乌—太阳的写照。太阳及太阳神崇拜是人类诸神崇拜中的主神崇拜,三星堆神树正是太阳及太阳神崇拜的产物。

_MG_3732

这神树是原件放大3.5倍后的精美仿制品。由底座、树及树上的龙组成,底座呈穹窿形。树分三层,每层三枝,共九枝。每一层的三枝是靠后一枝,左右两枝,呈对称布局。左右树枝上分别有二果枝,一果枝朝上,一果枝下垂。向上的果枝上各有一鸟,共九鸟。树干上嵌铸一条绳身马面龙,龙头有一对犄角,龙身有刀状羽翅,前爪匍匐于树座,身尾串连于树干,造型怪异,匪夷所思。全器结构合理,布局严谨,表现出炉火纯青的技艺和极高的艺术境界。

_MG_3752

_MG_3754

_MG_3753


青铜神树残片

_MG_3744

_MG_3745

_MG_3746

_MG_3747

_MG_3748

_MG_3749

_MG_3750



(2)摇钱树

汉代四川地区流行一种带座铜树的随葬冥器,多是表现昆仑山西王母的神话传说,因其挂满铜钱,俗称摇钱树。它与三星堆神树都是用神,树结合为主要构成因素,表示其通神,通天的功能用途。摇钱树以朱雀比喻太阳神。摇钱树铸钱,钱纹多饰光芒,其初始意义仍在象征太阳,树座则有昆仑,灵山,玉山诸神山之意。表达了天地不绝,人神相通之意。

_MG_3737

_MG_3738

_MG_373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