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大邑雾中山

 

大邑设县始于唐代,唐咸亨二年(公元671年)划晋元县西部为大邑县。何为邑?《史记.五帝本纪》说“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何为大邑?据宋代地理志《太平寰宇记》(撰于宋太宗赵炅太平兴国年间,公元976年-983年)说:“县在鹤鸣山东,其邑广大,遂以为名。”。

 

明代杨慎(公元1488年-1559年,号升庵)所撰写的《开化寺碑记》说:“大邑,蜀之望县,仙佛同源,萃于二山。鹄鸣二十四洞,张道陵之登真也;零山一百八盘,僧兰之卓锡也。”,所谓的二山,即是鹤鸣山(又称鹄鸣山)和雾中山。“仙佛同源”四字大概源自于元代全真教道士赵友钦的著作《仙佛同源》(专门论述道佛一致)。明嘉靖二年(公元1523年),雾中山接王亭僧人宗经等撰写,法海手书的《雾中山碑记》记载:“先天太极而有雾中,既判两仪,独垂高广,派自昆仑,脉连灵鹫,七十二峰冲霄汉,百万岷峨列下风,四季烟云罩顶,逐月花木芬芳,生成福地,结就梵宫,光明山是阿弥陀佛化现之境,明月池乃娑袈龙王卫护之迹。”

 

鹤鸣山位于大邑县鹤鸣乡三丰村,是古剑南四大名山之一,中国道教的祖庭。东汉顺帝汉安元年(公元142年)张道陵在这里倡导正一盟威之道(简称正一道,俗称五斗米道,也称为天师道)。大邑的县标就是由邑字和道字的变形结合而成,称为“大道大邑”。可惜明代就已经衰败了,杨慎《开化寺碑记》说:“今鹄鸣为莽苍之墟,而雾山拥庄严之美,则又系于其太平演教之隆替也。”

 

雾中山位于大邑县雾山乡,雾中山也称作雾山。杨慎《开化寺碑记》中说:“山恒孕雾,故受斯名”。明曹学佺(公元1574年-1646年)所著《蜀中名胜记》也说:“《志云》(指明朝《大邑县志》):此山常孕云雾,又名雾中山”。明范汝梓在他的《游雾中山记》中描述说:“时雾浓雨骤,四望群峰都没,茫茫如大海,白雾乱翔,素虮长制,涛吞浪吐,浮天无岸。余蹲危石上,若飘泊于风潮岛屿间,近处微露一二点青苍,直是李唐范宽(北宋三大山水画家名家之一) 一幅烟雨奇画”。杨慎在雾中山的天国名山坊上题楹联称其“天下无双地,雾中第一山。”。

 

有人说雾中山也称作天城山,大光明山,我认为是谬误。先说天城山这个名字 ,在大邑斜源镇江源村(由原斜源村和太阳村合并)的海拔1358米的雾邑山上有一座白云庵,白云庵相隔四五个山头处有一座福慧庵。在白云庵发现一残碑,碑上刻有《重建天城山福慧庵致语》碑记“金山福慧,郡名雾邑,山号天城,遭兵焚于唐宋年间,重建于大明之世”。虽然明万安《开化寺碑记》有“天城山显应寺”一说,我认为有几种可能,一是万安误把雾中山当作雾邑山;二是天城山包括了雾邑山和雾中山等,而明代天城山则专指雾邑山。但是天城山这个名字显然不能由雾中山一家独占。

 

再说大光明山,称大光明山的应该是峨眉山脉,而雾中山只能称为雾中大光明山或者是说属于大光明山脉。唐代华严宗四祖澄观大师(公元738年-839年)提出了华严三圣,即毗卢遮那佛,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华严经》诸菩萨住处品第三十二说清凉山为文殊菩萨的道场,“东北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但是《华严经》没提普贤菩萨的道场在哪里。于是澄观大师附会改造了《华严经》诸菩萨住处品第三十二的一段文字,原文说“西南方有处,名:光明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贤胜,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把贤胜硬是说成了普贤,于是西南光明山就成了普贤的道场。《峨眉山志》记载:“此大光明山,实为应化道场。溯其立名之意,盖以佛光昼现、圣灯夜来,自古今而无或隐灭”“由是之故,致以峨眉宝山,亦称大光明焉。”。就如同韩国人说孔子是韩国人一样,印度东北部的清凉山成了中国的五台山,而澄观大师更加离谱的是把普胜说成普贤,印度西南方的光明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中国西南方的光明山。可以知道所谓文殊普贤道场的说法简直完全不靠谱。回到雾中山,明范汝梓《游雾中山记》说“昔如来说:震旦清凉大光明二山,咸为菩萨所都宅。此山即大光明山脉。汉永平年间,西域摩腾法兰之所住锡也”。民国《大邑县.地理志》中说“雾中山,与石城山相连,一名雾山。昔如来云:震旦清凉大光明山,悉为菩萨都宅,此山即大光明山脉”。显然在唐宋时峨眉山即为大光明山的共识之下,明代所说雾中光明山应属于大光明山脉。

 

2.雾中山佛教兴灭

 

有人认为由于雾中山地处南方丝绸之路上,佛教就由印度经南方丝绸之路带到了雾中山。南方丝绸之路也称为蜀身毒道,总长约2000公里。南方丝绸之路有两条主要线路,其中一条为东道(称为五尺道),另一条为西道(又称为灵关古道,旄牛道)。西道以成都为起点,途径临邛(今四川邛崃市),青衣(今四川名山县),严道(今四川荥经县),到达旄牛(今四川汉源县)。之后分为两条支线,一条由康定最终到达西藏。另外一条经邛都(今四川西昌市),叶榆(今云南大理市),永昌(云南保山市)等地,进入缅甸,泰国,最后到达印度和中东。

从这条南方丝绸之路的确给云南等地带来了鼎盛的佛教,宋代时有“苍山与洱海,佛教之齐鲁”的说法,还有说“大理三百六十寺,寺寺夜半皆鸣钟”的诗句。元代郭松年在《大理记行》中说“此邦之人,西去天竺为近,其俗尚浮屠法,家无贫富,皆有佛堂,人不以老壮,手不释数珠。一岁之间,斋戒几半,绝不茹劳钦酒,至斋毕乃已。沿山寺宇极多,不可殚记。”。不知道这条路对于四川的影响如何,但从佛教史部传记来看似乎受到北传佛教的影响更大。尤其是雾中山佛教在明代全盛时期,据明刘美充《绿云庵藏经阁后记》记载说:“万历丙戌,雾中禅寺绿云庵僧广禄,远自三巴,历瞿塘滟预之险,径抵金陵,置取大藏经若干卷以归”。

 

 

雾中山的开化寺是印度迦叶摩腾(于公元73年洛阳圆寂,也称摄摩腾),竺法兰于东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创建的,仅晚于洛阳白马寺六年,最初的它名字叫做普照寺。明代大学士眉州(眉山县)万安撰写,由明大学士新都人杨延和(公元1459年-1529年,杨慎之父)手书的《开化寺碑记》记载:“佛在枸尸,临灭,指嘱戒子娑伽曰:‘吾灭去七百年,尔往震旦,有山曰雾中大光明山,实系古佛弥陀化道之场,累有国王兴建之所,寓彼,保护密严,迟后圣者来居。’自后,东汉明帝永平年,果应金人梦,派遣臣予蔡情,向西迎请,有摩腾、法兰二尊者,皆佛瞩也,厥后尊者并住斯山,特表申朝,敕建额日雾中普照寺”。杨慎在《开化寺碑记》也说,“开化寺者,雾中之丛林,禅教之总持也。相传西汉时,此境时有金色布地,玉砌天峦,异象无穷,庶甿惊罕。”。当然万安讲的这个故事应该纯属杜撰,在佛经中根本没有记载,而且这个寺院的历史也实在让人怀疑,确切有记录的也就是从明代开始,之前实在是名不见经传。

 

 

晋代永和年间(公元345-356年),西域佛图澄(公元232年-348年)到此住持建寺,敕赐名为显应寺。万安《开化寺碑记》记载:“晋永和年间,佛图澄尊者住持(口口)敕建,亦曰天诚山显应寺”,杨慎《开化寺碑记》也说:“晋永和有佛图澄之孤创”。

 

唐高宗李治显庆年间(公元656年正月-661年二月)时,僧伽(可能是指泗州大圣),僧护(可能是指道宣律师,公元596年-667年,传说是梁僧祐律师转世,而僧祐又是南齐剡溪隐岳寺僧护转世)曾经住持此地,敕赐名为开化寺。杨慎《开化寺碑记》说:“初唐显庆,有僧伽僧护之双修。”,万安《开化寺碑记》记载:“迨唐高宗显庆间,僧伽僧护二尊者,皆王子也,两禅阐化,誉历朝纲,圣驾临山,晨夕问道,口口敕建,复曰雾中普照”。万安所说的僧伽僧护皆是王子应该是指所谓的法王子,《大智度论》卷三十二说:“佛为法王。菩萨入法正位乃至十地故。悉名王子。皆任为佛。如文殊师利。就是说僧伽和僧护都是菩萨转世。”

 

南宋孝宗淳熙年间(公元1174年-1189年),命住持圆泽重建寺院,复名普照寺。万安《开化寺碑记》 说:“南宋淳熙间,命住持圆泽重建曰普照,而大兴住焉”。杨慎《开化寺碑记》说:“圆泽老宿,奉敕接住于南宋之淳熙”

 

明英宗朱祁镇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敕赐名为开化寺。万安《开化寺碑记》记载“迄今大明永乐间,天竺大宝法王嘱高弟旃檀普答舍耶引徒去蜀西巨刹雾中山建住。宣德七年,奉例征粮,展下院田六处。正统八年,敕赐额曰天国山开化禅寺。正统十一年,令徒铁纳星吉,赐名圆曦贡关,敕袭授都纲住持。正统十四年,复贡蒙赐敕印,开设都纲衙门于(囗囗),成化年道先焚住,竭众进香,启奏蜀府贤主,恩赐大经三藏,永为镇矣(下缺十二字)”。杨慎《开化寺碑记》说:“圆曦都纲,御赐法名于皇明之正统,前之普答舍耶,继焉铁纳星吉,同勤梵行俱沾国恩,赐额开化”。

 

明代是雾中山佛教达的极盛时期,全山共建有一百八十寺,四十八庵。当地民间有“大和尚万万五,小和尚不可数”的说法。清《大邑县志》寺观卷十一载有张吾瑾《兴隆寺碑记》,说:“雾中开化寺,明代极盛时期,有四十八庵,一百八十寺(以下字皆蚀损)。又明正统间,敕赐都纲司,并象牙图章,岁收二州八县钱粮。”。明王圻《游雾中山记》记载:“复一里,达接王亭,其中绀宫丛宇,皆洪武时修,按碑亦汉永平时所建。(开化寺)大殿之后为藏经楼,楼之后有法堂,差可燕息。若僧厨佛宇,鳞次斗列于寺之四周,不可胜数,削发而处者数千人。两河以北龙窝以南,方数十里,栋宇错落,皆缁舍,绝无居杂。”。

 

 

明末清初,雾中山的佛寺大都毁于兵燹。清潘元音《游雾中山记》记载,“不移时,僧肃且恐,谓不急下,虎且至,遂寻故道至半坡,由左转看海马石,横越山坡,觅磐陀石,披荆斩棘,径不复通,健儿掖之过,颓垣断址,磷磷瓦砾相参,光怪陆离,皆含琢削奇巧之状,不胜今昔之感”。

 

3.白岩寺

 

前面说了那么多雾中山开化寺的事情就是为了白岩寺做铺垫。也不知道是那些无耻之徒,把开化寺的历史强行移植到白岩寺上,如果你不了解雾中山的历史还真要被他蒙蔽。就算白岩寺可以和雾中山佛寺扯上一点关系,它充其量不过是当初雾中山一百八十寺当中一个地处边缘的残寺罢了,现在的白岩寺则是惟印大师主持修建的。而且白岩寺位于大邑金星乡,而雾中山位于大邑雾中乡,看地图就知道两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何况白岩寺所在不过是一处海拔大约六七百米的白色沉积岩山峰,而雾中山主峰海拔有1638米。

 

另外白岩寺有所谓雍正之师海量禅师以大乘贝叶经调伏度化神龙于龙洞中的传说,实在不知道这个海量禅师什么来历,能称得上雍正之师的恐怕只有二世章嘉活佛了,二世章嘉活佛(章嘉阿旺曲旦,公元1642年-1714年)于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被封为帝师,雍正和乾隆都拜二世章嘉活佛为师。

 

白岩寺被人所知大约是两点原因。一是离成都最近的藏传佛教寺院;二是围绕白岩寺的银杏树。其中有一株据称生长于夏商年代,并且一树生九子,九棵银杏都高达8米以上,实在罕见。每年银杏变黄季节从成都来此拍银杏的人实在太多了,这大概也是某些人编造白岩寺历史一个重要原因。

 

从成都如果不是自驾过来,实在是很折腾。从成都天府广场下车,到西御街上坐13路公交车(始发站),坐六站到铁门坎站下车,向前走50米就是金沙车站;也可以坐地铁二号线到中医药大学站下来,有很多车到金沙车站。记住出门旅游千万不要相信百度地图,太烂了。然后在金沙车站买票去大邑,大巴还算新,走高速直接到大邑车站。候车处有站内人员组织排队上车,比起新南门车站文明的多。到了大邑车站之后坐12路公交车(大邑车站-鹤鸣山),和售票员说去白岩寺,她会让你在悦来古镇关口下车,下车处旁边就有包车的小巴士,包车去是40,我们没侃价,但是我觉得应该可以侃价的,下车前留好司机的电话,免得回来没车。从大邑回成都金沙车站的最后一班车是6:30。从成都到大邑需要半个小时以上,从大邑到悦来古镇也需要大约30分钟,再到白岩寺还需要大约30分钟,寺院基本上二个小时可以把精华的部分看完,如果爬到山顶则再需要25分钟,所以一定要一早就去,如果想创作的话,一定要在一早10点前到,否则到了下午人山人海长枪短炮阴云密布,几乎没有创作的意义。我去的时候金山车站前修新成温高架,路很烂;到了金星乡又在新建一座桥,路况也不太好。

 

 

4.惟印大师和白岩寺 

 

 

惟印大师(公元1907年2月-2007年5月)是四川巴中群乐乡人,俗名为李光志。为生活所迫,于1933年在华蓥山光明寺由住持宏道剃度,属于禅宗临济正宗。公元1936年,在重庆和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尼玛(公元1883年-1937年,格鲁派)相识,九世班禅为惟印取法名为洛桑热杰(金刚王智慧母)。同年到贡嘎山师从贡嘎活佛(噶举派)和日古活佛(萨迦派)。1940年在成都近慈寺能海上师(公元1886年-1967年,禅宗临济宗,格鲁派)处受具足戒。惟印大师曾经在嵩山少林寺任职,为后堂堂主。文革中受到迫害毒打。1987年由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公元1938年-1989年,格鲁派)介绍到北京法源寺任职。1989年到白岩寺任方丈。1995年在宁玛派噶陀寺(位于四川白玉县河坡乡)举行的万僧大法会被任命为噶陀法统传承的金刚阿闍黎(意为导师)。并且在噶陀寺为惟印大师举行的坐床仪式(指活佛转世继位的仪式),确认他为大喇嘛仁波切(喇嘛意为上师,仁波切意为转世修行者),为第一世活佛,法号乌金.丹珍坚赞(吉珍坚赞)。2007年5月27日,惟印大师在白岩寺圆寂。

 

据说惟印尊者到白岩寺时,这里只有些简陋的佛像,几个四面漏风的大棚子和三个和尚。惟印尊者节衣缩食筹措资金,亲自参加建寺劳动,至今白岩寺初步建成了宁玛派的道场。明代开始僧人就在这里种植银杏树,惟印大师继续在山上遍种银杏,但是我去的时候听说很多村民把山上的银杏树挖出来种在山下的田里,真是前人种树后人挖树。惟印大师圆寂后,白岩寺已经显现破败之象,古人虽然说深山藏古寺,但是对于现代社会来说,一座寺庙在城市中更加能吸引到投资,如果在山里则必须是名胜风景区,否则很难有政府投资支持。

 

 

5.藏传佛教简史

 

中国佛教有三大系统,分别是汉传佛教(也称北传佛教),南传佛教和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是以大乘佛教为主,而南传佛教是小乘上座部佛教。藏传佛教的发展有所谓前弘期和后弘期的说法。前弘期指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时期至公元838年朗达玛王禁佛为止,后弘期按照噶当派祖师仲敦巴(公元1005年-1064年)所说开始于公元978年。

 

(1)前弘期

 

吐蕃本土宗教为苯教,佛教传入吐蕃开始于公元七世纪中叶的松赞干布(公元617年-650年)时期。松赞干布的二位皇后,尼泊尔毗俱底公主(藏人称尺尊或赤尊公主,?-公元649年)和唐朝文成公主(约623年—680年),分别带来了释迦牟尼8岁等身像和12岁等身像,以及大量佛经。松赞干布为她们两人修建了大昭寺和小昭寺。后世藏人认为松赞干布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尺尊公主是绿度母(即多罗菩萨,意为救度,被认为是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化身)化身,而文成公主是白度母(绿度母化身之一,以治病延寿为特色)化身。藏人认为自己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一只神猴和度母化身的罗刹女结合而生出六只小猴,逐渐繁衍未来。

 

八世纪中叶,赤松德赞(公元742年-797年,也译作墀松德贊,挲悉笼腊赞)请印度寂照大师和莲花生大师入吐蕃传播佛教。赤松德赞同寂护大师,莲花生大师合称师君三尊。赤祖德赞在位时(公元815年-838年),尊佛教为国教,并且提出“三户养僧制”,即规定每一名僧人由三户属民供养。

 

公元743年,赤松德赞从印度迎来寂护大师(随瑜伽行中观派,藏人称其为希瓦措或菩提萨埵)翻译佛经。寂护大师在吐蕃宣讲佛法数月后,吐蕃却遭受了一系列的自然灾害和流行传染病牲畜瘟疫等,当时吐蕃很多臣民认为这是他宣讲佛法信奉佛教带来的报应。寂照大师不得不返回尼泊尔,在尼泊尔期间寂护大师又推荐莲花生大师(印度密宗因陀罗部底派,宁玛派祖师,原名白马穹乃,又称乌金大士)来吐蕃传法。公元749年,寂护大师主持了吐蕃第一座有僧团组织的桑耶寺(也称存想寺,无边寺,仿印度高翔寺图样建,位于西藏扎囊县桑耶镇)的奠基仪式,桑耶寺于公元775年建成。公元794年,寂照大师和十二位说一切有部的印度和尚为七名贵族子弟剃度出家,他们就是后人所说的“七觉士”,也称“预试七人”,看来不论中外都对“7”这个神奇的数字有兴趣。寂护大师后来返回吐蕃后在桑耶寺住持了十三年,最后在吐蕃圆寂。值得一提的是寂护大师虽然是属于大乘中观派,但是因为他在部派佛教(也称小乘佛教)上座部的说一切有部(以有为无为一切诸法之体实有为宗,又名说因部)中出家,所以藏传佛教采用的是根本说一切有部的戒律,其戒律名为《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毗奈耶即律藏的意思),比说一切有部的《十诵律》(原为《八十诵律》,后删减至十诵。鸠摩罗什译)更详尽。根本说一切有部和说一切有部之间关系颇有争议,就不说了。

 

据智慧海王撰写的《莲花生传》记载,莲花生大师曾到五台山学习天文历法,他的上师佛吉祥智也曾立志朝礼五台山,所以其实莲花生所传的教法有很浓厚的禅宗色彩。莲花生大师到吐蕃后在赤松德赞支持下,同苯教的恩兰.达扎路恭等人辩论并取得胜利。赤松德赞下令全国废除苯教信仰,独尊佛教。莲花生在大约公元804年离开吐蕃去印度的达罗毗荼传法建寺十二年之久,后晚年不知所踪。

 

 

公元781年,赤松德赞请禅宗摩诃衍那到逻些城传教,摩诃衍那主张顿悟成佛,而寂照大师主张渐悟成佛。顿悟一派越来越壮大,而寂照一派越来越少,因此产生了极大的矛盾,印度僧人奏请禁止禅宗在吐蕃传播。赤松德赞于是在公元792年请寂护大师的弟子莲花戒大师(公元740年-795年)在桑耶寺和摩诃衍那一派举行辩经大会。莲花戒大师和堪布摩诃衍在逻些城进行了长达三年的辩论,史称“顿渐之争”,结果莲花戒大师获胜。摩诃衍那向莲花戒献上花环主动离开逻些城,从此在吐蕃确立了寂照大师和莲花戒大师的地位。后莲花戒大师同样不知所踪。

 

赤松德赞(公元742年-797年)有四子。长子木赤松波,次子牟尼赞普(穆尼赞普,公元762年-798年),三子牟如赞普(穆底赞普,公元763年-798年),四子赤德松赞(公元798年-815年在位)。赤松德赞的长子在自己死前就死了,所以由次子牟尼赞普继位。赤松德赞当年有位妃子,称为波雍妃嘉摩尊,被莲花生大师认定为赤松德赞的母亲转世。因此赤松德赞十分宠爱她,赤松德赞死前将波雍妃赐给了自己的儿子牟尼。牟尼也十分爱波雍妃。我勒个去,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子怎么教育的,乱伦是要出事地。果然,牟尼的母亲蔡邦.玛加东格对此十分妒忌(你说你妒忌自己儿媳妇干吗?),在公元798年毒杀了牟尼赞普和波雍妃,当时牟尼赞普才24岁。吐蕃的蔡邦氏(赤松德赞王妃的宗族)和那囊氏(赤松德赞母亲的宗族)两族因此发生斗争,蔡邦氏拥立其子牟如赞普为国王,但是牟如赞普被那囊氏所杀。牟如赞普死后,即公元798年,赤德松赞的师父,僧人娘.定埃增拥立赤德松赞为赞普(吐蕃国王的称呼)。

 

赤德松赞继位后设立了僧相(音译钵阐布,意为大吉祥)一职,要高于原有的大论一职,大论等同于中原的丞相职位。娘.定埃僧和贝吉.云丹(即勃阑伽.云丹)被任命为僧相,被尊称为钵阐布定埃僧和钵阐布云丹。赤德松赞时期开始所有吐蕃人自幼就要信仰佛教。

 

公元816年赤德松赞去世,他有五个儿子,长子藏玛出家为僧,剩下二个夭折,还有两位,一位是赤祖德赞(《新唐书》译为可黎可足),一位是朗达玛。赤祖德赞于是继位为赞普。赤祖德赞也同样崇信佛教,提出“七户养僧制”,规定吐蕃全国每一位僧人都以七户平民作为自己的属民。凡事过犹不及,僧人在吐蕃拥有政治,经济大权引起了严重的宗教矛盾,政治矛盾和社会矛盾。赤祖德赞甚至颁布极其变态的法令,规定如果胆敢瞪僧人的应该挖去眼珠子,胆敢用手指僧人的要砍去手指。于是反佛教的大臣任职大论的韦.甲多热和反佛教贵族联合设计杀死钵阐布云丹和藏玛。公元838年,三位反佛大臣(韦.甲多热,属庐.列扎和列杜赞)在宫中拧断了醉酒昏睡中的赤祖德赞的脖子,死时年仅36岁。反佛教的大臣们拥护赤祖德赞之兄朗达玛为赞普。朗达玛在公元838年-842年期间发动了禁佛运动,禁佛运动一直持续了二百多年(公元842年-978年)。赤祖德赞和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并称“吐蕃三大法王”,藏传佛教视其为金刚手菩萨化身。藏传佛教徒十分推崇赤祖德赞,大概是希望继续凭借“七户养僧制”好逸恶劳,骑在老百姓头上拉屎。但是《新唐书》认为赤松德赞纯属昏君,赤松德赞如此信佛,却用反佛教的韦.甲多热为大论,最终导致自己被杀和佛教被废止,怎么可以和松赞干布和赤松德赞相提并论!

 

(2)后弘期

 

佛教沉寂了二百多年后由西康地区再度传入吐蕃。朗达玛灭佛后,因为经典散失,有人挖掘编辑旧有的佛经,称为伏藏,藏语意为埋藏的珍宝。据说莲花生大师到吐蕃时曾经预言佛教会短暂灭亡,于是他把一些经典暂时隐藏起来以待后世发现。甚至后世还有了声称拥有发现伏藏能力的人,称为伏藏师。大部分的伏藏是原本口传的密宗经典重新文字化所形成,当然也有些伏藏其实是修行者自行创作。我想起了白岩寺有人说“根据印度发掘的伏藏经记载:‘峨嵯二峰居七十二峰之尾,宛如惊龙,首尾相顾,峨嵯峰峦浑厚,气势祥和圆满,为佛陀修行示迹所到之处’。经藏传佛教各派诸多大德反复印证,地处雾中山峨嵯二峰下的白岩寺便是佛陀修行示迹所到之处。”,这所谓的印度伏藏经我认为应该属于自行创作吧。而且我想说一下莲花生大师,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简直等同于神人,可是扒开神的外衣,看到的就是他的个人才能学识,他同苯教之间并非比试神通获胜的,而是通过辩论取得胜利,更根本的胜利原因是由于当时吐蕃赞普对于佛教的支持。而伏藏的历史也可以看到他眼光,在印度也曾发生过政权变更而灭佛的历史,以史为鉴,伏藏的确必要,把这个当做他的神通来看,那你可真是神经了。就如同人类可以人工降雨但却不能改变大气环流,可以毁灭地球却不能阻止地球毁灭一样,别把某些事情无限放大。

 

由译师仁钦桑波(公元959年-1055年)重兴的佛教称为藏传佛教的后弘期。仁钦桑波一生翻译校订显教经典17部,论33部,密教经典108部。

 

宁玛派依据前弘期的旧译佛经和伏藏经所建立,自称教法由莲花生大师所传,也称为旧派。因为宁玛派只戴红色僧帽,所以也称为红教。某些地方要求不严可以娶妻生子。有南北两大支派。

 

后弘期另一位有名的译师叫做马尔巴(公元1012年-1097年,本名却吉罗珠),他虽然是在家修行的瑜伽士,但是藏传佛教噶举派以他为祖师,是他把印度的噶举派传入到吐蕃地区。由于噶举派僧人的僧裙中加有白色条纹,也称为白教。

噶举派五祖为初祖帝洛巴(公元988年-1069年,印度噶举派祖师),二祖那洛巴(公元1016年-1100年,弟子为马尔巴和阿底峡),三祖马尔巴(公元1012年-1097年),四祖密勒日巴(公元1052年-1135年,法号喜金刚,也译作米拉日巴)及五祖冈波巴(公元1179年-1153年,法号索南仁钦,也称达布拉吉)。

公元1121年,冈波巴创建达拉岗布寺,并创立达布噶举派。

冈波巴的弟子又在达布噶举派基础上形成四大派,即嘎玛噶举,采巴(蔡巴)噶举,巴融(拔戎)噶举和帕竹噶举。冈波巴弟子杜松钦巴(公元1100年-1193年,也译德松钦巴)于公元1187年创建楚布寺,并创立噶玛噶举派;冈波巴弟子多吉杰布在帕木竹创建丹萨替寺,并创立了帕竹噶举派,后帕竹噶举派又分出八小支派(止贡或直贡,达隆,主巴或竹巴,亚桑或雅桑,超普或卓普或措普,修赛或休色,叶巴或也巴或耶巴,玛仓)。

据说噶玛噶举派的噶玛拔希(公元1204年-1283年,被认为是杜松钦巴转世)在楚布寺圆寂前说,密勒日巴授记他将降生于优莫雪山(位于现西藏昌都芒康县)附近,这是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的开始。让炯多杰(公元1284年-1339年)自称为三世噶玛巴(全称嘉华噶玛巴),杜松钦巴和噶玛拔希被追认为第一和第二世噶玛巴。但是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让炯多杰生于优莫雪山旁一个做陶器为生的人家,少年时自称是噶玛巴转世,五岁时到楚布寺接受噶玛拔希弟子奥金巴的培养。元惠宗(公元1320年-1370年)封其为“晓悟一切空性的噶玛巴”。另外五世噶玛巴.得银协巴(公元1383年-1415年,原名却贝桑波)为明成祖朱棣(公元1360年-1424年)的上师,明永乐五年(公元1407年)三月,明成祖朱棣赐名如来(藏语为得银协巴),封为“万行具足十方最胜圆觉妙智慧善普应佑国演教如来大宝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领天下释教”,简称大宝法王,并赐黑宝冠,因此噶玛噶举派也称黑帽系,黑帽系历代活佛都自称“大宝法王”,直到明末。自从噶玛巴转世制度流行之后,各派就开始你有我有全都有,从此活佛多如牦牛毛,据说1958年前仅安多藏区就有活佛1550多名,至于转世活佛是否存在,这个问题纯属皇帝的新衣。

 

公元1042年,阿底峡尊者(公元982年-1054年,法号吉祥燃灯智)入吐蕃传播佛法,他重建僧团重申戒律,史称上路弘传;桑耶寺僧人北上宗噶学习后回本寺宣扬佛法,称为下路弘传。

公元1045年,仲敦巴(公元1005年-1064年,本名杰瓦琼乃)拜阿底峡尊者为师,公元1057年创建热振寺(位于林周县唐果乡,文革中被毁灭),噶当派从此形成。后噶当派被宗喀巴大师(公元1357年-1419年,法号罗桑札巴,意为善慧)在宗教改革中并入格鲁派,格鲁派也被称为新噶当派或噶丹派。

格鲁派僧人重苦行,不娶妻,不杀生,不饮酒,断绝社会交往等,也不搞男女双修。噶当派和格鲁派僧人戴黄色僧帽,也称为黄教。

宗喀巴有八大弟子,有和他合称师徒三尊的贾曹杰(公元1364年-1431年,原名达玛仁钦)和克珠杰(公元1385年-1438年,原名格雷贝桑,追认为一世班禅额尔德尼),还有被追认为一世达赖的根敦朱巴(公元1391年-1474年)。宗喀巴圆寂后,克珠杰(班禅额尔德尼)和根敦朱巴(达赖)分别掌管后藏(日喀则地区)和前藏(拉萨和山南地区)的教务。

公元1409年,宗喀巴在拉萨创立甘丹寺(也译噶丹寺,位于拉萨达孜县卓日吾齐山海拔3800米的旺波日山顶,文革中毁灭),后由贾曹杰继任甘丹寺住持。公元1432年,贾曹杰圆寂后由克珠杰就任住持。

根敦朱巴于公元1447年创建扎什伦布寺(也称吉祥须弥寺,位于日喀则尼色日山坡上)。

绛央却杰(公元1379年-1449年,本名扎西班丹)于公元1416年创建哲蚌寺(位于拉萨更丕乌孜山下)。

绛钦却杰(原名释迦也失)于1418年-1419年创建色拉寺(位于拉萨乌孜山南麓),被明成祖朱棣(公元1360年-1424年)和明宣宗朱瞻基(公元1399年-1435年)封为“大国师”和“大慈法王”。

格鲁派六大寺院还有两座,分别是建于明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年)的塔尔寺(位于青海西宁湟中县鲁沙尔镇,为宗喀巴诞生地)和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公元1709年)的拉卜楞寺(位于甘肃夏河县)。拉卜楞寺由一世嘉木样活佛(全称嘉木样协巴)华秀.俄昂宗哲(公元1648年-1721年,也译作阿旺宋哲)创建,公元1720年俄昂宗哲被清康熙皇帝封为“护法禅师班智达额尔德尼诺门汗”,被认为是文殊菩萨化身。

 

昆.贡却杰波(公元1034年-1102年)初学宁玛派,后于公元1073年在萨迦地区建立萨迦寺,创建萨迦派。萨迦意为灰白色,因为萨迦派所在地区土色灰白故名。其子萨钦.贡嘎宁波为萨迦派初祖。萨迦寺围墙上涂有象征三怙主文殊菩萨的智慧,观世音菩萨的慈悲,金刚手菩萨的力量的红白黑三色条纹,因此被称为花教。萨迦僧人戴红色莲花冠,身穿红色僧袍。萨迦派不禁止娶妻生子,但规定生子后不能再接近女人。

萨迦五祖为,初祖贡嘎宁波(公元1102年-1158年),二祖索南孜摩(公元1142年-1182年),三祖扎巴坚赞(公元1147年-1216),四祖萨迦.贡嘎坚赞(公元1182年-1251年),五祖八思巴(公元1235年-1280年,本名洛珠坚赞)。

贡嘎坚赞为元朝统一西藏做出重要贡献。八思巴曾为忽必烈灌顶,被封为国师,帝师和大宝法王。八思巴以总制院(后改为宣政院,负责全国佛教事宜)统领吐蕃军政事务,公元1267年萨迦派建立吐蕃的政教合一政权。公元1351年,萨迦派地位被帕竹噶举派的大司徒绛曲坚赞(公元1302年-1364年)取代,绛曲坚赞为西藏帕竹王朝建立者。

 

 

明神宗朱翊钧(公元1463年-1620年)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蒙古土默特部俺答汗与索南嘉措(三世达赖,公元1543年-1588年,也称锁南坚措)在青海仰华寺会面,索南嘉措宣扬格鲁派教义,使佛教得以传入蒙古,蒙古后放弃萨满教改信佛教,俺答汗尊他为“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达赖喇嘛”,所谓“瓦齐尔达喇”为梵文音译,是执金刚意。而“达赖”为蒙文音译,意为大海;“喇嘛”为藏文音译,意为上师,达赖喇嘛被认为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过去有说藏传佛教为喇嘛教,实在不准确,就如同“释迦牟尼”意为释迦族的圣人,不能称佛教为牟尼教一样。。到十七世纪中期,大部分蒙古人已信仰藏传佛教。

 

公元1634年,格鲁派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公元1617年-1628年)和罗桑.却吉坚赞(公元1570年-1662年)受到噶举派政权藏巴汗等势力的威胁,引蒙古固始汗(公元1582年-1654年,也译作顾实汗,本名图鲁拜呼)兵入藏。公元1642年,固始汗攻占日喀则灭掉藏巴汗政权,并且把卫藏地区的政治经济大权交由五世达赖罗桑嘉措管理,史称“甘丹颇章”(为五世达赖在哲蚌寺的寝宫名字)政权。清世祖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册封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公元1617年-1628年)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拉呾喇达赖喇嘛”。

 

清世祖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固始汗封罗桑却吉坚赞为“班禅博克多”,“班”是班智达(意为博学),“禅”是藏文钦波简称(意为大),“博克多”是蒙古语(意为睿智英武)。格鲁派认罗桑却吉坚赞为四世班禅,追认克珠杰(公元1385年-1438年)为一世班禅,索南却朗(公元1439年-1504年)为二世班禅,罗桑丹珠(公元1505年-1568年)为三世班禅。清圣祖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封五世班禅罗桑意希(公元1663年-1737年)为“班禅额尔德尼”,“额尔德尼”意为珍宝,藏人一般认为班禅额尔德尼是月巴墨佛(即阿弥陀佛)化身。

 

公元1648年,噶尔丹被格鲁派认定为三世温萨活佛(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之师)的转世。公元1670年,蒙古准噶尔部的僧格被暗杀后,其异母弟葛尔丹(公元1644年-1697年)夺得准噶尔统治权,五世达赖罗桑嘉措赐噶尔丹“博硕克图汗”称号,准噶尔汗国正式成立。康熙三次亲征大败噶尔丹,公元1698年,僧格的长子策妄阿拉布坦(公元1663年-1727年)继任准噶尔大汗。西藏掌权者(称为第悉)桑结嘉措(公元1653年-1705年)和葛尔丹勾结,并隐匿五世达赖圆寂的消息,受到康熙斥责。公元1697年,桑结嘉措立仓央嘉措(公元1683年-1706年)为六世达赖。公元1705年,西藏军事首领和硕特汗王拉藏汗(固始汗曾孙)毒杀桑结嘉措,废除仓央嘉措,私立阿旺伊西嘉措为六世达赖。此举激怒了拉萨的僧人,他们在哲蚌寺保护仓央嘉措,当拉藏汗的部队炮轰哲蚌寺时,为防止僧人们的惨重伤亡,仓央嘉措选择自愿投降。之后被押解至北京。阿旺伊西嘉措不被青海诸部承认,公元1710年,根据仓央嘉措的一首诗歌“天空洁白的仙鹤,请他给我双翅,不会远走高飞,到理塘转转就回。”作为预言,在理塘找到格桑嘉措(公元1708年-1757年)拥立为七世达赖。康熙正式册封阿旺伊西嘉措为六世达赖,并迫使青海诸部交出格桑嘉措由清军看护。公元1717年,策妄阿拉布坦攻占拉萨,杀死拉藏汗。清康熙五十八年(公元1719年)立格桑嘉措为六世达赖(由于清朝不承认仓央嘉措)。清康熙五十九年(公元1720年),清军攻占西藏,清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准噶尔灭族。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乾隆皇帝命格桑嘉措掌管西藏政权。请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立强白嘉措为八世达赖,等于默认了藏人认为仓央嘉措为六世达赖的观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