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曹洞禅寺

 

《成都县志.與地志.寺观》(清同治十二年,即公元1873年成书)说:成都佛寺,在唐代首推大慈寺和圣寿寺,宋明至清代则首推昭觉寺和草堂寺。

 

据史料记载,昭觉寺始建于唐太宗贞观年间(公元627年-649年)。 昭觉寺初名“建元寺”,后由剑南剑川节度使崔安潜奏请改为“昭觉寺”。

 

《孟子》说:“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妙法莲华经》说:“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世,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故出现于世。舍利弗,是为诸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唐僖宗说:“悟者觉也明也。悟达大道悟佛知见。又云。悟者一刹那。不悟河沙劫。”。“昭觉”即意为使人昭昭而悟佛知见。

 

 

1.成都建元寺

 

有观点说昭觉寺始建于唐太宗贞观年间,我猜测这个观点可能是误读宋代志磐的《佛祖统纪》(公元1269年撰成)中的记载:“贞观四年(公元629年)。破王世充于邙山。立昭觉寺。虞世南撰。”。可是这个昭觉寺是在邙山,也就是河南洛阳孟津县,而不是在成都。而且据说昭觉寺最初的名称是建元寺。

 

现存的关于昭觉寺的最早的文字记载出现在宋代李畋(号谷子,四川华阳人)撰写的《重修昭觉寺记》,明杨慎(号升庵,公元1488年-1559年,四川新都人)所撰《全蜀文艺志》卷三十八收录有这篇文章。《重修昭觉寺记》中说:“昭觉寺,成都福地,在震之隅。先是眉州司马董常宅,旧名建元。

 

到了清代时,昭觉寺原为唐代眉州司马董常故宅讹传成了汉代成都司马相如(公元前179年-前127年)故宅。《汉书》卷五十七说:“司马相如字长卿,蜀郡成都人也。”。清代四川布政使金隽在其《重建昭觉寺法堂碑记》说:“蓉城北十里许,有古刹名曰昭觉寺,人传为司马相如故宅,蜀后之有萧寺,由斯创始也。” 。最可笑的是,现在有人把这两个说法合二为一创造出了“昭觉寺原为汉代司马董常的故宅”的说法。以讹传讹,错上加错。

 

 

 

2.敕赐昭觉寺

 

李畋在《重修昭觉寺记》中说他这篇文章的写作依据是唐僖宗李儇(公元862年-888年)时丞相萧遘所撰写的昭觉寺碑文,“其缔构嗣绍之由,具萧相国碑文悉之矣”。《旧唐书》卷179记载:“中和元年(公元881年)三月,(唐僖宗)自褒中幸成都,次绵州。以本官同平章事,加中书侍郎,累兼吏部尚书,监修国史。”。同平章事全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职,所以萧遘也被称为萧相国。

 

 

 

李畋《重修昭觉寺记》记载:“唐乾符丁酉岁(即乾符四年,公元877年)为了觉大禅师宴居之所。禅师法号大梦,姓韩氏,京兆万年人。时宣宗兴复象教,乃应诏诵经对御落采,配终南山之捧日寺。具大戒于律师神佑,悟技若于石霜庆诸,参法要于百丈怀海,契心印于洞仙俍价。初至洞山,洞山问:近离何处,曰:湖南;又问:途中还见异人否,曰:若是异人不涉途中。价深器之。后领旨寓蜀。始立一大寺,辟甘露门。开堂日,僧问:凈名大士入不二法门,旨趣如何。曰:山僧未敢举明。又问:若是即事理不答。云:扁舟已过洞庭湖。凡言峻晤以复如是。”。

 

休梦了觉禅师师承洞山良价,洞山良价(公元807年-869年)谥号悟本大师,著有《宝镜三昧歌》,《玄中铭》,《洞山语录》等。曹洞宗这个称呼有两种说法,一种说取曹溪禅宗六祖惠能和洞山良价的首字,称为曹洞宗。另一种说法是宋智昭《人天眼目》说:“洞山和尚。讳良价。生会稽俞氏。礼五泄山默禅师披剃。得法云岩昙晟禅师。初住筠州洞山。晚得曹山耽章禅师(即曹山本寂,公元840年-901年)。深明的旨。妙唱嘉猷。道合君臣。偏正回互。繇是洞上玄风播于天下。故诸方宗匠。咸共推尊之。曰曹洞宗。”

 

《补续高僧传.昭觉延美传》说:“了觉。号休梦。参石霜洞山诸老。深得禅旨。即宣宗复教对御落发者也。后大阐于昭觉。”。《补续高僧传》的说法更靠谱,说“了觉休梦禅师”参“石霜,洞山”诸老,而不提百丈淮海。因为据李畋《重修昭觉寺记》记载:“及王氏开国,而禅师灭度,享年八十二,僧腊五十一。”,而《资治通鉴》卷266记载:“后梁开平元年(公元907年),九月,己亥,(王建)即皇帝位,国号大蜀。”。以此算来,休梦了觉出生于公元825年,而百丈淮海(公元749年-814年)圆寂于公元814年,他们是不可能碰面的。

 

李畋《重修昭觉寺记》记载:“时剑南节度使崔公安渐(应为崔安潜)奏改建元敕赐今额。仍給紫衣一袭,式光宗教。”。如果记载属实,那么建元寺更名为昭觉寺是发生在公元878年至公元880年间。剑南道是唐太宗贞观元年(公元627年)所划分的十道之一,治所在益州成都府。唐玄宗开元年间(公元713年-741年)设置剑南节度使,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又分为西川节度使和东川节度使。《旧唐书》卷177记载:“安潜,字进之。(唐宣宗)大中三年(公元849年),登进士第。咸通(公元860年十一月至公元874年十一月)中,累历清显,出为许州刺史,忠武军节度观察等使。乾符中,迁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等使。”

 

紫衣即紫色的袈裟(或上衣),说起赐紫衣还有个典故的。赠紫衣始于武则天时,武则天为了给自己登基造势,所以命僧人法朗、薛怀义等重译《大云经》,并赐紫袈裟。《祖庭事苑.紫袍》记载:“僧史。古之所贵。名与器焉。赐人章服。极则朱紫。缘皇黄绶乃为降次。故曰加紫绶。必得金章。今僧但受其紫而不金。方袍。非绶也。寻诸史。僧衣赤.黄.黑.青等色。不闻朱紫。按唐书。则天朝有僧法朗等。重译大云经。陈符命言。则天是弥勒下生为阎浮提主。唐氏含微。故由之革命称周。法朗、薛怀义九人并封县公。赐物有差。皆赐紫迦沙.银龟袋。赐紫自此始也。又玄宗时。友爱颇至。以宁王疾。遣中使尚药。驰惊旁午。唯僧崇宪医效。帝悦。赐绯鱼袋。又代宗永泰年中。章敬寺僧崇慧与道士角术告胜。中官巩庭玉宜赐紫衣一副。除鱼袋也。今大宋降诞节赐。其或内道场僧已着紫。又赐紫罗衣三事。谓之重紫。”

 

唐僖宗也曾经赐休梦了觉的师傅石霜庆诸紫衣,但是石霜庆诸坚决不接受,是有他的道理的。《五灯会元》记载:“诸居石霜山二十年间,学众有长坐不卧,屹若株杌,天下谓之枯木众也。唐僖宗闻师道誉,赐紫衣,师牢辞不受。光启四年示疾告寂,葬于院之西北隅,谥普会大师。”。《佛制比丘六物图》说:“律云。上色染衣。不得服。当坏作袈裟色(此云不正色染)亦名坏色。即戒本中三种染坏。皆如法也,一者青色(僧祇。谓铜青也。今时尼众青褐。颇得相近)。二者黑色(谓缁泥涅者。今时禅众深黪并深苍褐。皆同黑色)。三木兰色(谓西蜀木兰。皮可染作赤黑色古晋高。僧多服此衣。今时海黄染绢微。有相涉。北地浅黄。定是非法)。然此三色名滥体别。须离俗中五方正色(谓青黄赤白黑)。及五间色(谓绯红紫绿碧。或云磂黄)。此等皆非道相。佛并制断。业疏云。法衣顺道。锦色斑绮。耀动心神。青黄五彩。真紫上色。流俗所贪。故齐削也。末世学律。特反圣言。冬服绫罗。夏资纱縠。乱朱之色。不厌鲜华。非法之量。长垂髀膝。况复自乐色衣妄称王制。虽云饰过。深成谤法。祖师所谓何虑无恶道分悲夫(多论违王教得吉者。谓犯国禁令耳)。”

 

《资治通鉴》卷252记载:“乾符二年(公元875年)春,正月,丙戌,以高骈为西川节度使。”。唐乾符五年(公元878年),西川节度使高骈调任荆南节度使,崔安潜接替为西川节度使并任成都府尹。《资治通鉴》卷253记载:“乾符五年(公元878年)春,正月,庚戌,以西川节度使高骈为荆南节度使兼盐铁转运使”“十二月,南诏使者赵宗政还其国,中书不答督爽牒,但作西川节度使崔安潜书意,使安潜答之。”

 

崔安潜到任后,改革高骈遗留的腐败问题,并且更正高骈时的错误政令,但是崔安潜所做的这些事情得罪了高骈的朋友,宰相卢携(乾符五年为门下侍郞同平章事),卢携诬陷崔安潜,并使其罢官,崔安潜此后担任虚职太子宾客,东都洛阳留守。《新唐书》卷114记载:“(崔安潜)俄代高骈领西川节度。吏倚骈为奸利者,安潜皆诛之,数更除缪政,于是盗贼衰,蜀民以安。宰相卢携素厚骈,乃诬以罪,罢为太子宾客,分司东都。 ”

 

唐僖宗广明元年三月(公元880年),陈敬瑄接替崔安潜为西川节度使。《资治通鉴》卷253记载:“广明元年,三月,庚午,以左金吾大将军陈敬瑄为西川节度使”“代安潜”。

 

唐僖宗广明元年十二月(公元881年1月16日),黄巢起义军攻占长安称帝,国号大齐,改年号为金统。《资治通鉴》卷254记载:“十二月,庚寅,黄巢杀唐宗室在长安者无遗类。辛卯,巢始入宫。壬辰,巢即皇帝位于含元殿,画皁缯为衮衣,击战鼓数百以代金石之乐。登丹凤楼,下赦书。国号大齐,改元金统。”

 

老李家的人有往成都逃难的历史传统,前有唐玄宗,今有唐僖宗。唐僖宗中和元年(公元881年)正月辛未日(1月2日),唐僖宗带崔安潜、萧遘等人逃至绵州,绵州辖区大致是相当于现今绵阳,江油和安县等地。正月壬申日(1月3日),封萧遘为丞相(同平章事)。正月丁丑日(1月8日),到达成都。萧遘很可能写于此时以同平章事之职撰写了“昭觉寺碑文”。《资治通鉴》卷254记载:“中和元年,春,正月,辛未,上至绵州。壬申,以工部侍郎,判度支萧遘同平章事。丁丑,车驾至成都,馆于府舍。”“二月。群臣追从车驾者稍稍集成都,南北司朝者近二百人。诸道及四夷贡献不绝,蜀中府库充实,与京师无异。赏赐不乏,士卒欣悦。”。《旧唐书》卷177记载:“黄巢之乱,从僖宗幸蜀。”,《新唐书》卷114记载:“僖宗避贼剑南,召(崔安潜)为太子少师 。”

 

 

唐僖宗离开绵阳,经过新都,进入成都,昭觉寺就在新都进入成都的必经之路上。据说当时唐僖宗曾把行宫设在新都宝光寺,寺中七佛殿前廊柱下还有两个当年行宫露台的柱础。《重修宝光寺浮图记》载:“唐僖宗幸蜀,舍利放光,掘出石函,有如来舍利十三颗,莹彻明洞,不可力物,乃召悟达国师为建浮图,高十三级,以精蓝名曰宝光。”。

 

唐僖宗在成都避难时,敕赐知玄(公元809年-882年)为悟达国师。悟达于中和二年(公元882年)圆寂,享年七十三岁。《宋高僧传.唐彭州丹景山知玄传》记载:“广明二年春(中和元年,即公元881年),僖宗违难西蜀。后遣郭遵泰赍玺书。肩舆诏赴行在。帝接谈论颇解上心。左军容田令孜与诸达官问道勤重。帝欲旌其美。令诸学士撰玄师号。皆未惬旨。乃挥御翰云。朕以开示悟入法华之宗旨也。悟者觉也明也。悟达大道悟佛知见。又云。悟者一刹那。不悟河沙劫。所以悟者真乘了然成佛之义。今赐悟达国师为号。虽曰强名用表朕意。玄陈让不遂。乃乞归九陇旧庐。”。

 

 

李畋《重修昭觉寺记》记载:“未几,僖宗出狩驻跸西州,召禅师说无上乘若麟德殿故事,由是开沃圣虑。”“帝眷弥深,赐禅师紫磨衲依二事,龙凤氍毹毯一榻,宝器盛辟支佛牙一函,布展义之泽也。”,所谓无上乘,即大乘佛法,《大宝积经》卷二八说:“诸佛如来正真正觉所行之道,彼乘名为大乘,名为上乘,名为妙乘,名为胜乘,名无上乘。”,麟德殿在大明宫太液池西面的一座高地上,是皇帝宴请群臣的大殿,毁于唐僖宗光启年间(公元886年)。

 

《资治通鉴》卷256记载:“光启元年(公元885年),春,正月,己卯,车驾发成都,陈敬瑄送至汉州而还。二月,丙申,车驾至凤翔(今属宝鸡)。三月,丁卯,至京师。”。汉州辖区相当于现今广汉,德阳,绵竹,什邡等地。

 

另外需要更正的一个错误是,清光绪二十二年由中恂方丈主修、罗用霖撰写的《重修昭觉寺志》记载说:“宣宗乾符丁酉岁剑南节度使崔甯奏改建元敕赐昭觉。”。这存在严重错误,乾符是唐僖宗的年号,不是唐宣宗的。而且崔甯在唐宣宗时被缢死了,所以此人也不可能出现在乾符丁酉年。

 

3.休梦了觉圆寂

 

李畋《重修昭觉寺记》记载:“越明年,王氏建节制两川。于禅师由尊叔之礼,奏赐师号曰了觉大师。及王氏开国,而禅师灭度,享年八十二,僧腊五十一。门人洪福等建窣堵于当寺后庵,以令身归之,谥曰真隐之塔。”

 

《资治通鉴》卷258记载:“唐昭宗大顺二年(公元891年),冬,十月,癸未,以永平节度使王建(公元847年-918年)为西川节度使。”,《资治通鉴》卷264记载:“唐昭宗天复三年(公元903年),八月,庚辰,加西川节度使西平王王建守司徒,进爵蜀王。”。

 

《资治通鉴》卷266记载:“后梁开平元年(公元907年),九月,蜀王会将佐议称帝,皆曰:「大王虽忠于唐,唐已亡矣,此所谓『天与不取』者也。」。冯涓独献议,请以蜀王称制,曰:「朝兴则未爽称臣,贼在则不同为恶。」。王不从,涓杜门不出。王用安抚副使、掌书记韦庄之谋,帅吏民哭三日;己亥,即皇帝位,国号大蜀。”。

有说前蜀皇帝王建曾将昭觉寺改名为宣华苑,纯属胡扯。清代顾祖禹撰写的《读史方舆纪要》(康熙三十一年成书,公元1692年)记载:“摩诃池 在府城内。隋开皇中,欲伐陈,凿大池以教水战。<成都记>:池在张仪子城内,隋蜀王秀取土筑广子城,因为池。有胡僧见之,曰:摩诃宫毗罗。胡语谓摩诃为大,宫毗罗为龙。言此池广大有龙也。唐咸通十一年,南诏入寇西川,民争入成都,时成都但有子城而无濠,又乏水,取摩诃池泥汁,澄而饮之。蜀王建武成元年,改为龙跃池。永平三年,太子元膺作乱,败奔龙跃池。后主衍建宣华苑于池上,又改为宣华池,《渭南集》云:摩诃池入王蜀宫中,泛舟入池,曲折十余里。至宋世,蜀宫后门已为平陆,然犹呼为水门也。明以其地填为蜀藩正殿,西南尚有一曲水光涟漪云。胡氏曰:池在今成都县东南十二里。《郡志》又云在东南二十里,似误。”。宣华苑明明是王建之子王衍所建,并且宣华苑位于成都东南,而昭觉寺位于成都东北偏北方。

 

 

4.延美重振昭觉寺

 

宋真宗大中祥符戊申年(公元1008年),延美禅师为昭觉寺住持,以休梦了觉禅师为五代祖。延美禅师用了三十年多的时间修葺扩建昭觉寺。明《补续高僧传》卷二十一记载,过去昭觉寺旧址残垣断壁,荒草丛生(“寺之旧址颓垣。茂草百年矣。”),延美禅师“一旦竖版筑以绳之。兴百堵轸旧封。葺墙五百余间。周匝园圃。”。过去昭觉寺僧俗混杂,延美禅师把僧俗分开,周围邻里因为“敬师之德。相让惟恐或后”。昭觉寺殿宇房舍“旧而百间,师广增至三百间”,修建念佛堂(唱梵之堂),方丈,水陆法会(水陆之仪),罗汉堂,六祖堂,法堂(翊善堂),大悲堂,东西转轮藏殿,纪天列宿堂,寮舍(僧舍),库院,五观堂(斋堂),浴室等。(“唱梵之堂。广方丈之室。备水陆之仪。及罗汉六祖翊善大悲。各列一堂。又分千部经。为东西龛。又建纪天列宿堂。极壮丽。以至安毳侣。供公庖。厨仓。寮库。斋厅。浴室等。无不备具。”)。昭觉寺自此实力大振,李畋《重修昭觉寺记》中载道:“供食之丰洁,法席之华焕,时一大会,朝饭千众,累茵敷座,未有一物,爱假外求”。

 

 

(二)禅宗简史

 

天台宗,华严宗和禅宗是中国本土发展出来的宗派。禅宗的核心思想是:“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禅宗在中国的发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属于早期禅宗。从菩提达摩开始,到六祖惠能为止。

 

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公元535年)为求那跋陀罗弟子,属于楞伽宗,住嵩山少林寺。菩提达摩传二祖慧可(公元487年-593年)。慧可传三祖僧璨。僧璨传四祖道信(公元580年-651年),道信住蕲州黄梅破头山(现今湖北黄梅县)。道信传五祖弘忍(公元601年-675年),弘忍住东山寺(现今湖北黄梅县五祖镇五祖寺),称为“东山法门”或“黄梅禅”。

 

《宋高僧传》记载,五祖弘忍在唐高宗龙朔元年(661年)令众弟子各作一偈来决定谁能继承他的“衣法”。首座弟子神秀(公元606年-706年)先呈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惠能(公元638年-713年)也作一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弘忍认同惠能,于是授惠能衣法。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675年)弘忍圆寂,唐高宗凤仪三年(公元676年),神秀住江陵当阳山玉泉寺(现今湖北当阳玉泉山玉泉寺)。唐高宗仪凤元年(公元676年)正月初八,惠能到广州法性寺,后惠能住曹溪宝林寺(现今广东韶关南华寺),所以也称为曹溪禅宗。至此,曹溪禅宗分裂为北宗和南宗。

 

唐玄宗开元二年(公元730年),在河南滑台(现今河南滑县)大云寺举行的无遮大会(“滑台之会”)上,惠能弟子七祖荷泽神会(公元684年-760年)辩倒了神秀的弟子崇远和七祖普寄(公元651年-739年),南宗因此成为禅宗正统。唐天宝四年(公元745年),菏泽神会著《显宗记》,提出“南顿北渐”的说法,以南宗惠能主张渐悟,而北宗神秀主张顿悟。

 

在此期间还有牛头法融(公元594年-657年)开创的牛头宗,牛头宗从三论宗独立发展而来的禅宗。牛头法融住江苏江宁县牛头山佛窟寺。至五祖智威时,“望重一期,声闻远近,江左定学,往往造焉”(《宋高僧传》)。智威有弟子六祖牛头慧忠(公元683年-769年)和鹤林玄素(公元668年-752年,称为马祖)。此时的牛头宗和南宗惠能,北宗神秀已经有三足鼎立之势。鹤林玄素的弟子径山法钦(公元714年-792年),住浙江余杭径山的径山寺,与北宗菏泽神会的洛阳荷泽寺,南宗洪州道一的洪州开元寺、南宗石头希迁的南岳衡山并为禅宗三大重镇。径山法钦之后,后继无人,唐武宗灭佛,即“会昌法难”(公元840年-846年)后,几乎湮灭了。

 

第二阶段,处于晚唐到南宋初年,属于禅宗的发展期。从惠能门下发展出曹溪北宗(即荷泽宗)和曹溪南宗,以及综合南北宗的保唐宗(也称净众宗)。曹溪南宗即洪州宗和石头宗,这两宗又发展出五宗七派,五宗为临济宗,曹洞宗,沩仰宗,云门宗,法眼宗;临济宗分出杨岐派和黄龙派。宋朝后,仅存临济宗和曹洞宗。

 

惠能有弟子菏泽神会(公元684年-760年),青原行思(公元761年-783年),南岳怀让(公元677年-744年)等人。惠能圆寂后,门下弟子形成曹溪北宗、曹溪南宗。北宗即荷泽宗;南宗两大支派为青原行思和南岳怀让。菏泽神会住河南洛阳荷泽寺,青原行思住江西青原山净居寺,南岳怀让住南岳衡山观音台。

 

保唐宗的奠基人是四川资中德纯寺智诜(公元609年-702年),为禅宗五祖弘忍门人。智诜传处寂,处寂传无相

(公元648年-742年,即金和尚),无相禅师住成都净众寺。无住禅师(公元714年-774年)未出家时,从禅宗五祖弘忍门下嵩山慧安弟子陈楚璋学习,后又从六祖惠能弟子并州自在,再后又从净众寺无相禅师。无住禅师住成都保唐寺,创立保唐宗。从唐代宗永泰二年(公元766年)无住禅师入住成都空慧寺(晋代名龙渊寺,初唐名空慧寺,晚唐名圣寿寺,明代名石犀寺)开始,到唐代宗大历九年(公元774年)无住禅师圆寂,为保唐宗发展的鼎盛时期。

 

 

菏泽神会开创荷泽宗,荷泽宗取代原有北宗神秀地位,但后继无人于唐末衰亡。菏泽神会住洛阳荷泽寺。

 

青原行思弟子石头希迁(公元700年-790年),创立石头宗,石头宗在思想上和牛头宗很相近。石头希迁在南岳衡山南台寺东一块巨石上结庐而居,称为“石头和尚”。石头希迁有弟子天皇道悟(公元748年-801年),潮州大颠(公元732年-824年)和药山惟俨(公元751年-834年)等人。天皇道悟住湖北荆州天皇寺,潮州大颠住潮州潮阳灵山寺,药山惟俨住湖南沣州药山寺(现今湖南省津市棠华乡药山村)。

 

天皇道悟(公元748年-801年),最初随牛头宗径山法钦禅师修行五年,唐德宗建中元年(公元780年)拜访洪州道一,建中二年(公元781年)拜访石头希迁。天皇道悟传龙潭崇信,崇信传德山宣鉴(公元782年-865年),宣鉴传雪峰义存(公元822年-908年)。雪峰义存门下分为两支派,一支为弟子云门文偃(公元864年-909年)创立云门宗,云门文偃住广东韶州云门山光泰寺(现今广东乳源瑶族自治县);一支为弟子玄沙师备(公元835年-908年)传罗汉桂琛,桂琛传清凉文益(公元995年-958年),清凉文益创立法眼宗,清凉文益住江苏南京清凉寺。

 

药山惟俨(公元751年-834年)弟子有云岩昙晟(公元742年-841年),云岩昙晟住湖南潭州攸县云岩山(现今湖南醴陵)。云岩昙晟有弟子洞山良价(公元807年-869年),洞山良价和弟子曹山本寂(公元840年-901年)的学说被后世称为曹洞宗。洞山良价住江西洞山,曹山本寂住江西抚州曹山(现今江西宜黄)。

 

南岳怀让弟子洪州道一(公元709年-788年,也说公元688年-763年)创立洪州宗,洪州道一住江西洪州钟陵开元寺(现今江西南昌佑民寺)。洪州道一弟子西堂智藏(公元738年-817年),南泉普愿(公元748年-834年),百丈怀海(公元749年-814年)。南泉普愿传赵州从谂(公元778年-897年),人称“南有雪峰,北有赵州”。百丈怀海住江西洪州大雄山百丈岩(现今江西宜春奉新县),弟子沩山灵佑(公元771年-853年)和黄檗希运(?-公元850年)。沩山灵佑创立沩仰宗,住潭州大沩山同庆寺。黄檗希运住江西宜丰黄檗山黄檗寺,黄檗希运弟子临济义玄(?-公元866或867年)创立临济宗,临济义玄住河北正定临济寺,临济宗以黄檗寺为祖庭。

 

临济义玄传兴化存奖(公元824年-888年),兴化存奖住魏州兴化寺(现今河北大名等地)。兴化存奖传南院慧顒(公元860年-952年),住乳州宝应寺南院(现今河南临汝)。南院慧顒传风穴延沼(公元896年-973年),住河南风穴寺。风穴延沼传首山省念(公元926年-993年),首山省念住汝州首山。首山省念传汾阳善昭(公元947年-1024年),汾阳善昭住汾州太子院。汾阳善昭传石霜楚圆(公元987年-1040年,也称石霜慈明),石霜楚圆住潭州石霜寺。石霜楚圆弟子杨岐方会(公元992年-约1049年)创立杨岐派;另一弟子黄龙慧南(公元1002年-1069年)创立黄龙派。杨岐方会住江西袁州杨岐山普明寺(现今江西萍乡上栗县杨岐山普通寺),黄龙慧南住江西南昌黄龙山崇恩寺。当时人以虎喻称杨岐方会,而以龙喻称黄龙慧南。

 

 

第三阶段,处于南宋初年至明代中晚期,属于中期禅宗。临济宗大慧宗杲倡导话头禅,曹洞宗宏智正觉倡导默照禅标志着禅宗的成熟。

 

曹洞宗洞山良价有弟子云居道膺(公元853年-902年)和曹山本寂等。云居道膺住江西九江永修县云居山真如寺。云居道膺传同安道丕,住洪州凤栖山同安寺(现今江西南昌)。同安道丕传同安观志,住洪州凤栖山同安寺(现今江西南昌)。同安观志传梁山缘观,梁山缘观住朗州梁山(现今湖南常德)。梁山缘观传大阳警玄(公元948年-1027年),大阳警玄住湖北大阳山,大阳警玄圆寂前委托浮山法远寻找传人,之后曹洞宗暂时中断。十年之后,浮山法远找到投子义青(公元1032年-1083年),投子义青住舒州投子山胜因寺(现今安徽潜山)。投子义青传芙蓉道楷(公元1043年-1118年),住忻州芙蓉湖畔华严寺。芙蓉道楷传丹霞子淳(公元1064年-1117年),丹霞子淳住河南邓州丹霞山。丹霞子淳传宏智正觉(公元1091年-1157年),宏智正觉住浙江天童山天童寺(现今天童山景德寺),也称天童正觉。宏智正觉开创默照禅。宏智正觉和径山宗杲齐名,称为二甘露门。宏智正觉认为径山宗杲倡导的话头禅等看话头看公案流于空疏。宏智正觉之后,门下后继无人。

 

临济宗杨岐派杨岐方会传白云守端(公元1025年-1072年)和保宁仁勇等。白云守端住白云山海会寺,保宁仁勇住南京保宁寺。白云守端传五祖法演,五祖法演住湖北蕲春五祖寺。五祖法演传佛眼清远,太平慧懃(公元1320年-1376年),园悟克勤(公元1063年-1135年)等。佛眼清远住舒州龙门山(现今安徽怀宁),太平慧懃住太平山兴国寺。圆悟克勤传大慧宗杲(公元1089年-1163年),宋徽宗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大慧宗杲到开封天宁寺参学于圆悟克勤。大慧宗杲住径山寺,也称径山宗杲。大慧宗杲收集园悟克勤语录编撰《正法眼藏》,并倡导话头禅,成为禅宗主流。大慧宗杲和默照禅的倡导者宏智正觉是好友,但是大慧宗杲反对默照禅,认为默照禅只教人静坐不求参悟,为邪禅。

 

 

第四阶段,处于明代中晚期至清末,由于净土宗兴起,禅宗衰落,属于晚期禅宗。此时佛教讲究禅净双修,禅净合一,儒释道三教合一。

 

法眼宗法眼文益(公元885年-958年)传天台德韶(公元891年-972年),天台德韶住浙江天台山白沙寺。天台德韶传永明延寿(公元904年-975年),永明延寿住浙江杭州慧日山永明寺(现今为浙江杭州南屏山慧日峰下净慈寺)。永明延寿著有《宗镜录》和《万善同归集》,《万善同归集》认为“众生种种因缘,得度不同,有禅定而得度者,有持戒说法得度者,有光明触身得度者。譬如城有多门,入处各别,至处不异。”,即得度不执著于某一法门。由此引申开,后世竟然尊永明延寿为净土宗六祖。

 

 

(三)十方丛林

 

1.临济黄龙派纯白禅师

 

(1)改昭觉为十方丛林

 

临济宗黄龙派黄龙慧南(公元1002年-1069年)传黄檗惟胜,黄檗惟胜传昭觉纯白。北宋哲宗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纯白禅师为昭觉寺住持。

 

《五灯会元》卷二十记载,瑞州太守委托慧南禅师遴选黄檗寺住持。慧南禅师于是集合众人说:“钟楼上念赞,床脚下种菜。若人道得。乃往住持。”,惟胜禅师答曰:“猛虎当路坐”。慧南禅师大悦,就选择惟胜禅师为黄檗山黄檗寺住持,“由是诸方宗仰之。”

 

《五灯会元》记载,纯白是梓州飞乌人,黄檗惟胜是潼川人。其实梓州即后来的潼川,宋徽宗重合元年(公元1118年)梓州升为潼川府,潼川辖区相当于现今四川三台,中江,射洪,盐亭等县。这样说来,纯白禅师和惟胜禅师也算是老乡了,可是纯白禅师到黄檗寺都一年多了,惟胜禅师压根看都不看他一眼,纯白禅师侍奉的更加尽力了。终于有一天,惟胜禅师抬眼盯着纯白禅师看了很久,纯白禅师吃惊的说:“者老汉把不定作么?”,惟胜禅师大笑,“乃为印可”。印可即同意,禅宗多用来表示经印证而认可,《中国通史》(范文澜等著)说:“如果弟子思索得一个公案的答案,说给师听,得师同意(称为印可),那就表示得道了”“这些人从禅师口里取得成佛的印可。”

 

宋神宗元丰末年(公元1085年),南康郡王邀请黄檗惟胜禅师前往,纯白禅师陪同。后来惟胜禅师受到牵连,奉旨返回四川。惟胜禅师的门人很多都离开他了,但是纯白禅师依旧跟随他。到了成都后,成都府帅有把昭觉寺改为十方丛林的想法,或许是因为惟胜禅师是戴罪之身,所以推荐纯白禅师作为昭觉寺的住持。

 

《五灯会元》记载:“宋神宗元丰末(公元1085年)。南康郡王。邀檗诣辇下。师侍行。未几。会太学生。上书讼博士者。语连檗。有旨。故归蜀。门人星散。师独从侍。会成都府帅。改昭觉为十方。师应之。既领院。变律而居。”

《宗统编年》记载:“宋哲宗丁卯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禅师纯白开法昭觉。白参黄檗惟胜。胜归蜀。白负巾钵从。会成都帅奏改昭觉为十方。胜举白开法。 ”

后纯白禅师在昭觉寺圆寂,《五灯会元》记载:“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 示寂。以偈付小师宗显曰。风高月冷。水远天长。出门无影。四面八方。怡然而逝。寿五十九。腊三十四。塔于本山。 ”

 

 

大慈寺也在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之后改组为超悟院,宣梵院和严净院。学禅的居住在超悟院,学律的居住在宣梵院,学讲的居住在严净院(讲寺,从事经论研究)。

 

 

 

(2)丛林制度

 

《祖庭事苑》引用《大智度论》说:“丛林,梵语贫婆那。此云丛林。大论云:僧伽,秦言众。多比丘一处和合,是名僧伽。譬如大树丛聚,是名为林。一一树不名为林,如一一比丘不名为僧。诸比丘和合故名僧,僧聚处得名丛林。”。禅宗丛林制度始于洪州道一(也称马祖道一)和百丈怀海。刚开始的时候禅宗的这些大师基本都住在什么山里,要么是住在什么村什么乡,有些住在结构简单的禅院里,还有些干脆就居住在律宗的寺院里。禅宗的门人也少,到了洪州道一的时候有了极大的改变,据《传法正宗》说:“然当时之王侯大人慕其道者。北面而趋于下风。不可胜数。前祖之谶至是一皆应之。其所出法嗣者凡一百三十七人。”,《锦江禅灯》说:“时连帅路嗣恭。聆风景慕。亲受宗旨。由是四方学者云集座下。”。所以门人多了就有建禅寺的必要了,《景德传灯录.禅门规式》记载:“百丈大智禅师。以禅宗肇自少室。至曹溪以来。多居律寺。虽别院然于说法住持未合规度故。常尔介怀。”,“于是创意别立禅居”,“禅门独行。由百丈之始。”。而建寺就要立规矩,就有了“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的说法。元代又重刊百丈怀海的《百丈清规》为《敕修百丈清规》。

 

丛林制度首先是对僧人的生存方式进行了改革。百丈怀海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大智度论》说过“云何比丘?比丘名乞士。”,在过去僧人是不进行农耕劳作的,而是靠乞食来生存的。从百丈怀海开始,以后禅宗盛行,僧人需要进行农耕劳作,化缘只是为了建寺,而不是为了填饱肚子。但是我也在想,百丈怀海住在山上,有地可以种,过去城市里的寺院也有地可以种。但是现在的寺院哪有地给你种,尤其是城市地价这么贵。我认为百丈怀海倡导自食其力也是因为唐武宗灭佛而作出的自我变革。唐朝自建国以来僧人由农民供养,很多人为了逃避赋税劳役出家为僧,僧人数量也越来越多,导致严重财政问题和社会矛盾,这也是武宗灭佛的一大原因。

 

丛林制度对于寺院的政治制度也做了改革。《旧唐书》卷43记载:“凡天下寺有定數,每寺立三綱,以行業高者充。諸州寺總五千三百五十八所,三千二百三十五所僧,二千一百二十二所尼。每寺上座一人,寺主一人,都維那一人。凡僧簿籍,三年一造。”。唐代寺院由三纲(上座,寺主,都维那)负责管理全寺事务,三纲由朝廷任命。宋代丛林盛行后,全寺事务由住持统领,寺内其他职位都由住持委任,而住持由地方州官和僧人备文邀请而来。我个人认为这种改革来自于临济宗祖师临济义玄(百丈怀海传黄檗希运,黄檗希运传临济义玄)。后世的大慧宗杲说“临济若不出家,必做渠魁(首领),如孙权曹操之属。”,临济义玄有种君临天下的霸气,他曾说过“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所以后世临济宗盛行天下,以住持统领全寺也是情理之中。

 

丛林制度还对佛寺的建筑样式进行了改革。丛林制度最初只有方丈,法堂,禅堂和寮舍。在宋代佛寺形成七堂伽蓝制,七堂分别是山门,佛殿,法堂,方丈,禅堂,浴室,厕所(也称西净或东司净房)。

 

 

 

3.圆悟克勤

 

(1).圆悟克勤的履历

 

 

杨岐方会传白云首端,白云首端传五祖法演,五祖法演传园悟克勤(公元1063年-1135年)。

 

北宋嘉佑八年(公元1063年)。圆悟克勤生于四川彭州崇宁一户世代都是文人的骆氏人家。他在小时候据说每天能背诵千言。有一次很偶然,圆悟克勤到妙寂寺游玩,读了寺里的佛书后,感觉十分亲切。就很开心的说:“难道我上辈子是和尚?”。于是到妙寂寺出家,由妙寂寺的自省和尚为他剃度,并受具足戒。

 

圆悟克勤开始跟随文昭通法师学习,后来又跟随成都大慈寺的敏行法师(彭州人,谥号圆明)学习《楞严经》经论,深入了解之后感觉不足。并且期间大病一场差点死了,由此感悟:“诸佛涅槃正路。不在文句中。吾欲以声求色见。宜其无以死也”。

 

圆悟克勤去昭觉寺拜会真觉惟胜禅师学习禅宗心法。惟胜禅师当时恰好胳膊出血,指给圆悟克勤说:“此曹溪一滴也。”。园悟克勤惊视良久说:“道固如是乎。”。

 

此后圆悟克勤离开蜀地,拜会天下名师。开始拜会的是玉泉承皓禅师(公元1011年-1091年,四川眉州人),然后是金銮信禅师、大沩真如喆禅师、黄龙祖心禅师、东林度禅师,这些禅宗大师都认为圆悟克勤是有弘法善根的人,晦堂禅师甚至认为圆悟克勤就是继承临济宗正统的人。当时庆藏寺住持尤其擅长曹洞宗学说,圆悟克勤随他一同出游。有一次,去拜会东林寺照觉禅师。没聊多久,圆悟克勤就对庆藏寺住持说:“东林平实而已”。

《僧宝正续传》:禅师讳克勤。字无著。彭州崇宁骆氏子。依妙寂院自省落发。受满分戒。游成都。从圆明敏行大师。学经论。窥其奥。以为不足。特谒昭觉胜禅师。问心法。久之法关。见真如喆公。颇有省。时庆藏主。众推饱参。尤善洞下宗旨。师从之游。往往尽其要。尝谒东林照觉。顷之谓庆曰。东林平实而已。

《佛祖纲目》:(癸酉)。克勤。彭州骆氏子。儿时日记千言。偶游寺中。见佛书三复。怅然如获旧物。曰予殆过去沙门也。即去家祝发。授楞严。俄得病濒死。叹曰。诸佛涅槃正路。不在文句中。吾欲以声求色见。宜其无以死也。遂弃去。徒步出蜀。谒玉泉皓金銮信大沩喆黄龙心。佥指为法器。

《五灯全书》:彭州骆氏子。世业儒。师儿时。日记千言。偶游妙寂寺。见佛书三复。怅然如获旧物。乃喜曰。予殆过去沙门也。即去家。依自省祝发。从文照通讲说。又从敏行授楞严。俄得病濒死。叹曰。诸佛涅槃正路。不在文句中。吾欲以声求色见。宜其无以死也。遂弃去。参真觉胜。胜方创臂出血。指示师曰。此曹溪一滴也。师矍然。良久曰。道固如是乎。即徒步出蜀。首谒玉泉皓。次依金銮信。大沩喆。黄龙心。东林度。诸老佥指为法器。而晦堂称。他日临济一派属子矣。

 

 

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年)。白云首端圆寂。

《佛祖纲目》记载:“(壬子)白云守端禅师示寂(杨岐会法嗣临济第九世)。熙宁五年。守端示寂。寿四十八。以大法授法演。”

宋哲宗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五祖法演担任安徽安庆太湖县白云山海会寺住持。

《佛祖纲目》:“(戊辰)法演禅师开法白云。戊辰。法演。将迁白云海会。”

 

 

宋哲宗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至宋哲宗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圆悟克勤到安徽舒州太平禅院拜会五祖法演。圆悟克勤当时挺狂妄的,和五祖法演辩论,法演并不认同他。圆悟克勤出言不逊,并且愤而离去。临走时五祖法演说:“待你着一顿热病打时。方思量我在。”。结果这圆悟克勤身体素质也是在太差,到江苏镇江金山寺时感染了伤寒,到苏州定慧寺时几乎病死。圆悟克勤在病中想起五祖法演说过的话,暗自发誓,只要我病稍微好点我就去找法演禅师。等病痊愈了,此时五祖法演已经迁往湖北蕲州黄梅县东山寺(五祖寺),圆悟克勤就去东山寺参见五祖法演,五祖法演很高兴,把他安排为禅寺的侍者。

《僧宝正续传》:往见太平演道者。师恃豪辩。与之争锋。演不怿曰。是可以敌生死乎。他日涅槃堂孤灯独照时。自验看。以不合辞去。抵苏州定慧。疾病几死。因念畴昔所参。俱无验。独老演不吾欺。会病间即日束包而返。演喜其再来。容为侍者。

《佛祖纲目》:癸酉八年。最后见法演。演尝曰。诸方参得底禅。如琉璃瓶子相似。爱护不舍。第一莫教老僧见。将铁锤一击定碎也。勤便尽心参演。演问有句无句。如藤倚树。汝作么生会。勤便喝。或下语尽其机用。演皆不诺。演曰。须是情识净尽。计较都忘处会。勤便于无计较处。胡言汉语。总不契演意。勤谓强移换人。出不逊语。忿然而去。演曰。待你着一顿热病打时。方思量我在。到金山。染伤寒困极。以平日见处试之。无得力者。追绎演言。乃自誓曰。我病稍间。即归五祖。演一见喜曰。汝复来耶。即令参堂。便入侍者寮。

《五灯全书》:最后见五祖。尽其机用。祖皆不诺。乃谓祖强移换人。出不逊语。忿然而去。祖曰。待你着一顿热病打时。方思量我在。师到金山染伤寒困极。以平日见处试之。无得力者。追绎五祖之言。乃自誓曰。我病稍间。即归五祖。病痊寻归。祖一见而喜。令即参堂。便入侍者寮。

《宗统编年》:壬申七年。克勤复来东山参祖。彻悟为侍者。(时间有怀疑?)


宋哲宗元祐九年(公元1094年)。在东山寺时,有位姓陈的漕使兼提刑卸职回四川,去五祖法演那里问道,圆悟克勤在旁作为侍者。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圆悟克勤领悟出其中禅意,并得到五祖法演的认可。五祖法演很高兴地说:“我们杨岐宗有你,自此高枕无忧了。”。此后任命他为东山寺首座。

《僧宝正续传》:值漕使陈君入山问法。演诵小艳诗云。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师侍侧忽大悟。即以告演。演语之。师曰。今日真丧目前机也。演喜曰。吾宗有汝。自兹高枕矣。师因以是事。语佛鉴勤。勤未之信。师曰。昔云高丽打铁火星爆吾指头。初谓建立语。今乃果然。勤愕然无以对。时佛眼禅师尚少。师每事必旁发之。二公后皆大彻。由是演门二勤一远声价借甚。丛林之谓三杰。

《佛祖纲目》:“(甲戌九年)法演禅师传法克勤。推为上首。

《五灯全书》:方半月。会部使者解印还蜀。诣祖问道。祖曰。提刑少年曾读小艳诗否。有两句颇相近。频呼小玉元无事祇要檀郎认得声。提刑应诺诺。祖曰。且子细。师适归侍立次。问曰。闻和尚举小艳诗。提刑会否。祖曰。他祇认得声。师曰。祇要檀郎认得声。他既认得声。为甚么却不是。祖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聻。师忽有省。遽出。见鸡飞上栏干。鼓翅而鸣。复自谓曰。此岂不是声。遂袖香入室。通所得。呈偈曰。金鸭香销锦绣帏。笙歌丛里醉扶归。少年一段风流事。祇许佳人独自知。祖曰。佛祖大事。非小根劣器所能造诣。吾助汝喜。祖遍谓山中耆旧曰。我侍者。参得禅也。由此所至推为上首。

 

宋哲宗绍圣二年(公元1095年)。圆悟克勤为首座时,有一天,五祖法演和三个弟子(佛鉴慧懃、佛眼清远和佛果克勤)在亭子上谈话。谈到很晚,回来时灯已经灭了。五祖法演在黑暗中说:你们各说一转语(即拨转心机,使之恍然大悟的机锋话语)。佛鉴慧懃说:“彩凤雾丹霄”,佛眼清远说:“铁蛇横古路”,佛果克勤则说:“看脚下”。五祖法演说:“灭吾宗者克勤耳”。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情,当时法演在东林寺(即五祖寺)时,圆悟克勤管理寺务。寺里新建厨房,院子里有棵很美的树。法演说:这树纵然碍事也不能砍掉。圆悟克勤没听法演的话把它砍了,法演大怒举起禅杖追着他打。圆悟克勤正在院子里逃跑,猛然醒悟到这是临济宗祖师临济义玄棒喝的禅风啊。于是抓住禅杖说:“老家伙,我懂得你的禅意了。”,法演大笑离开。自此,法演命圆悟克勤代替自己为众人说法。

《僧宝正续传》:演迁五祖。师执寺务。方建东厨。当庭有嘉树。演曰。树子纵碍不可伐。师伐之。演震举杖逐师。师走避。忽猛省曰。此临济用处耳。遂接其杖曰。老贼我识得你也。演大笑而去。自尔命分座说法。

《宗统编年》记载:“乙亥二年。禅师克勤为第一座。三佛侍祖于一亭上夜话。及归灯已灭。祖于暗中曰。各人下一转语。佛鉴曰。彩凤舞丹霄。佛眼曰。铁蛇横古路。佛果曰。看脚下。祖曰。灭吾宗者克勤耳。”

 

宋徽宗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崇宁初年,圆悟克勤因为母亲年纪大了,要回四川省亲。中国人无论什么教派,都脱不了儒家思想,都脱不了一个孝字。

《僧宝正续传》:崇宁初。以母老归蜀。

 

宋徽宗崇宁三年(公元1104年)。五祖法演圆寂。

《佛祖纲目》记载:“(甲申)五祖法演禅师示寂(白云端法嗣临济第十世)。法演出世。四十余年。晚住太平。移东山。崇宁三年六月二十五日。辞众。年八十余。塔于东山之南。”

 

 

宋徽宗崇宁四年(公元1105年)。圆悟克勤回到老家后住崇宁(宋属成都府)万寿寺,成都府帅翰林郭知章请他到昭觉寺任住持。当时昭觉寺叫做六祖寺,圆悟克勤去时又更名为昭觉寺。圆悟克勤在昭觉寺任住持大概有八年时间,在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离开昭觉寺南下。

《僧宝正续传》:出世昭觉。久之谢去。

《佛祖纲目》记载:“(乙酉)克勤禅师开法昭觉。”

《五灯全书》:宋崇宁中。还里省亲。四众迓拜。成都帅翰林郭知章。请开法六祖。更昭觉。政和间。谢事。复出峡南游。

《宗统编年》记载:“徽宗乙酉崇宁四年。祖住成都府崇宁万寿禅寺。成都帅翰林郭知章请开法。”,

 

宋徽宗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圆悟克勤离开昭觉寺到澧州夹山灵泉禅院(现今湖南常德石门县夹山寺)任住持,安民禅师任首座。不久圆悟克勤就迁往湖南湘西道林寺。

《僧宝正续传》:“澧州刺史请住夹山。未几迁湘西道林。”

《佛祖纲目》记载:“(壬辰)克勤。出峡南游。勤留居碧岩。勤居夹山。”

《五灯全书》:“于是。以师礼留居碧岩。复徙道林。”

《宗统编年》记载:“壬辰二年。祖住夹山。禅师安民为第一座。”

 

宋徽宗政和七年(公元1117年)。圆悟克勤在蒋山(现今江苏南京紫金山)担任住持,法泰为首座。当时实在是名声太大了,来求学的人都多到没有地方安置了。

《僧宝正续传》:“政和末。有旨。移金陵蒋山。法道大振。”

《佛祖纲目》:“(丁酉)克勤。自夹山受请。复徙道林。丁酉诏。住蒋山。法泰。汉州李氏子。克勤住蒋山。泰为座元有。”

《五灯全书》:“枢密邓公子常。奏赐紫服师号。诏住金陵蒋山。学者无地以容。”

 

 

宋徽宗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圆悟克勤但任长芦寺的住持(或许是江苏南京长芦镇长芦崇福禅寺),正觉禅师为首座。

《宗统编年》记载:“庚子二年。禅师正觉至长芦居第一座。”

 

 

宋徽宗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太尉陈良弼设千僧宴,招待圆悟克勤和法真慈受(公元1077年-1132年)二位禅师。连宋徽宗和太师鲁国公也来参加千僧宴。

《宗统编年》记载:“辛丑三年。祖赴禅讲千僧斋。太尉陈良弼设千僧斋。延祖及法真慈受二大禅师。并十大法师。禅讲千僧。帝私幸观之。太师鲁国公亦与焉。”

 

宋徽宗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圆悟克勤担任江苏镇江金山寺的住持。

《宗统编年》记载:“癸卯五年。祖移金山。”

 

宋徽宗宣和六年(公元1124年)。圆悟克勤前往河南开封天宁万寿寺任住持。当时宋高宗赵构(公元1107年-1187年)还是康王,而太子为赵恒(即宋钦宗,公元1100年-1156年)。赵构好几次请园悟克勤前去说法,园悟克勤送给赵构一句偈语:“至简至易。至尊至贵。往来千圣顶镳头。世出世间不思议。”。意思是赵构将会成为皇上,颇有政治远见。宣和七年(公元1125年)十二月,宋徽宗禅位给赵恒。公元1127年靖康之变,宋钦宗赵恒被俘虏。赵构在应天府(现今河南商丘)继位,改元建炎。

《僧宝正续传》:宣和中。诏住东都天宁。太上在康邸。屡请宣扬。有偈云。至简至易。至尊至贵。往来千圣顶镳头。世出世间不思议。然是时钦宗在东宫。师对太上。预有至尊之谶。

《佛祖纲目》记载:“(甲辰)宣和六年。克勤移住汴京天宁。甲辰九月。克勤有天宁之命。”

《五灯全书》:敕补天宁万寿。徽宗召见。褒宠甚渥。

《宗统编年》记载:“甲辰六年。祖奉敕住东京天宁为国开堂。”

 

 

宋钦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圆悟克勤住持江苏镇江金山寺。期间有18人悟道,因此把禅堂的名字改为大彻堂。

《佛祖纲目》记载:“(丙午)克勤。住金山。一十八人。悉皆解脱。因改名其堂。曰大彻。”

 

 

宋高宗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五月五日至八月十八日期间(李纲在此期间担任丞相),丞相李纲(公元1083年-1140年,字伯纪)奏请圆悟克勤任江苏镇江金山寺住持。十一月初六,在江苏镇江浮玉山,圆悟克勤收到信札,说宋高宗赵构去扬州路径镇江要召见圆悟克勤。初七觐见,圆悟克勤一番拍马屁之下,令宋高宗赵构大悦,赐“圆悟禅师”的名号。圆悟克勤以自己年老为由,请皇上让自己告老去往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禅院任住持。

《僧宝正续传》:建炎改元。宁相李伯纪。表住金山。驾幸维扬。有诏徴见。顾问西竺道要。对曰。陛下以孝心理天下。西竺法以一心统万殊。真俗虽异。一心初无间然。太上大悦。赐号圆悟禅师。乞云居山归老。朝廷厚赆其行。至云居之明年。复归于蜀。大师王伯绍迎居昭觉。

《五灯全书》:高宗建炎初。又迁金山。适驾幸维扬。入对。赐圆悟禅师。改云居。久之复领昭觉。

《宗统编年》记载:“高宗丁未年。祖迁金山改住云居。宗杲居第一座。十一月初六日。在镇江浮玉山受劄。召赴行朝。十七日朝见。奏对。赐号圆悟。奉敕住南康军云居真如禅院。举杲首座立僧。举端裕为众入室。”

南宋高宗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圆悟克勤不在担任长芦(或许是江苏南京长芦镇长芦崇福禅寺)的住持,由正觉禅师继任为住持。圆悟克勤担任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禅院住持。

《佛祖纲目》记载:“(戊申)克勤禅师住云居。戊申。诏住云居。赐号圆悟。”

《宗统编年》记载:“戊申二年。长芦祖退席。禅师正觉补住长芦。觉至云居。祖有请长芦觉禅师上堂法语。祖归昭觉。”

 

南宋高宗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圆悟克勤不再担任江西永修县云居山真如禅院的住持。并且返回昭觉寺。成都府大帅王伯绍迎圆悟克勤至昭觉寺。有一些人把王伯绍说成是太师,是因为《佛祖历代通载》写“太师王伯绍”。而《僧宝正续传》写成“大师王伯绍”,我认为更可能是“大帅王伯绍”。同时代的王安中(公元1075年-1134年)曾写过一首词,《一落索.送王伯绍帅庆阳》:

塞柳未传春信。霜花侵鬓。送君西去指秦关,看日近,长安近。

玉帐同时英俊。合离无定。路逢新雁北来归,寄一字,燕山问。

《佛祖历代通载》:至云居之明年。复归于蜀。太师王伯绍迎居昭觉。

《僧宝正续传》:“至云居之明年。复归于蜀。大师王伯绍迎居昭觉。”

《佛祖纲目》记载:“(己酉)建炎三年闰八月。克勤退云居。”

 

南宋高宗绍兴五年(公元1135年)。八月五日感觉到不太舒服,不久园悟克勤在昭觉寺圆寂,享年七十三岁。立塔,名为“寂照”,谥号真觉禅师。道元任昭觉寺住持。后来昭觉寺在文革中改为成都动物园,1983年恢复昭觉寺后,圆悟克勤的塔还在动物园的一个角落,由僧人看管,我去过两次动物园也没注意过。据说日本人来昭觉寺参观时,想祭拜圆悟克勤,但是在日本僧人去动物园是不恰当的,所以就放弃了。

《僧宝正续传》:绍兴五年八月五日。示疾。将终。侍者持笔求颂。书曰。已彻无功。不必留颂。聊尔应缘。珍重珍重。掷笔而化。春秋七十有三。坐五十五夏。谥真觉禅师。塔曰寂照。

《佛祖纲目》记载:“(乙卯)圆悟克勤禅师示寂(五祖演法嗣临济十一世)。克勤回蜀。复住(成都)昭觉。绍兴五年八月日。示微恙。趺坐书偈遗众。投笔而逝。阇维舌齿不坏。五色舍利无数。塔昭觉寺之侧。谥真觉大师。”。

《五灯全书》:绍兴乙卯八月己酉。示微恙。趺坐书偈遗众。投笔而逝。茶毗。舌齿不坏。设利五色无数。塔于昭觉寺之侧。谥真觉禅师。阅世七十有三。坐夏五十有五。

《宗统编年》记载:“乙卯五年。临济第十一世成都昭觉寺圆悟真觉祖示寂。八月己酉。示微恙。命首座道元补住昭觉。趺坐书偈。投笔而寂。茶毗舌齿不坏。设利五色无数。塔于昭觉曰寂照。谥真觉禅师。”

《僧宝正续传》为宋代祖琇编撰。

《佛祖纲目》为明代朱时恩编撰,崇祯七年(公元1634年)刊行。

《五灯全书》为清康熙年间超永编撰。取材于五部《灯录》等禅宗史书。
《宗统编年》为清代纪荫编撰。取材自各高僧传,传灯录等。

 

后圆悟克勤的门人传禅宗到日本,这一传承体系为圆悟克勤传虎丘绍隆(公元1077年-1136年),绍隆传应庵昙华,昙华传密庵咸杰(公元1118年-1184年),咸杰传松源崇岳,崇岳传运庵普岩,普岩传虚堂智愚(公元1185年-1269年),智愚传南浦绍明(公元1235年-1308年,日本人),南浦绍明传宗峰妙超(公元1281年-1336年,日本人),宗峰妙超传彻翁义亨(公元1295年-1369年,日本人),彻翁义亨传言外宗忠(公元1305年-1390年,日本人),言外宗忠传华叟宗昙(公元1352年-1428年,日本人),华叟宗昙传一休宗纯(公元1394年-1481年)。

 

另外,兰溪道隆(公元1213年-1278年)由松源崇岳的弟子无明慧性处悟道。兰溪道隆是西川涪江兰溪人,南宋理宗宝庆二年(公元1226年)在成都大慈寺出家。悟道后,于公元1246年(日本宽元四年)到日本传播禅宗临济宗杨岐派禅法。兰溪道隆曾在京都建仁寺担任第十一世住持,并推动建仁寺转为纯粹的禅宗寺院。公元1253年,创建镰仓建长寺。公元1278年,道隆圆寂,宇多天皇赐谥号“大觉禅师”,这是日本有“禅师”谥号的开始。

 

 

2.碧岩录

 

圆悟克勤居住过的夹山是唐代善慧大师(公元804年-881年)开辟的道场,善慧大师在唐懿宗咸通十一年(公元870年)到澧州夹山。曾有僧人问善慧何为夹山境,善慧回答说:“猿抱子归青嶂里。鸟衔花落碧岩前”。因此夹山也被称为碧岩。

园悟克勤住夹山时,对禅宗云门宗的雪窦重显(公元980年-1052年,四川遂宁人)所著的《颂古百则》,加以注释和评唱。后来,圆悟克勤的门人们根据他的这些评唱以及二十年来的学说私下编辑而成《碧岩录》。雪窦重显的《颂古百则》选取的是一百则公案,在每一则公案后用偈语来阐释禅机。雪窦重显是十分著名的禅宗大师,在北宋时期,他使云门宗和临济宗平分秋色,有“云门临济,独盛天下”的说法。《碧云录》被称为“宗门第一书”,之后禅宗逐渐合流,可见杨岐派五祖法演说“灭吾宗者克勤耳”是很有见地的。

但是这些和昭觉寺有联系吗?有!《碧岩录》里有关有无党写的后序说:“圆悟老师。在成都时。予与诸人请益其说。师后住夹山道林。复为学徒扣之。凡三提宗纲。语虽不同。其旨一也。门人掇而录之。既二十年矣。师未尝过而问焉。流传四方。或致踳驳。诸方且因其言以其道不能寻绎之。而妄有改作。则此书遂废矣。学者幸谛其传焉。宣和乙巳春暮上休。”。

 

 

 

3.禅宗和日本茶道

 

据说日本茶道的灵魂“茶禅一味”,和碧岩以及圆悟克勤有一定渊源。最初是日本临济宗祖师荣西禅师(公元1141年-1215年,字明庵)把茶树种子带回到日本,并在建元元年(公元1211年)撰写《吃茶养生记》。荣西禅师属于临济宗黄龙派,黄龙慧南传晦堂祖心禅师(公元1025年-1100年),祖心传灵源惟清,惟清传长灵守卓,守卓传无示介谌,无示介谌传心闻昙贲,心闻昙贲传天童经瑾,经瑾传虚庵怀敝。怀敝禅师住于天台万年寺,传法于日本人明庵荣西。宋孝宗淳熙十六年(公元1189年),荣西禅师住天童景德寺,宋光宗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虚庵怀敝传法荣西禅师,荣西禅师回日本后于公元1202年创立京都建仁寺。

日本茶道起源于日本镰仓时代(公元1185年-1333年)的临济宗南浦绍明(公元1235年-1308年),南浦绍明在南宋理宗开庆元年(公元1259年)求学于净慈寺虚堂智愚禅师。南宗度宗咸淳元年(公元1265年),虚堂智愚住持径山万寿禅寺,南浦绍明随去并学习径山茶宴。南宗度宗咸淳三年(公元1267年)回国开创禅宗大应派,并把七部茶典,茶台子等茶具以及径山茶宴礼仪带回日本。“茶宴之起,正元年中(公元1259年),驻前国崇福寺开山南浦绍明,入唐时宋世也,到径山寺谒虚堂,而传其法而皈。”。后来这些被弟子宗峰妙超(公元1281年-1336年)继承,宗峰妙超创建京都大德寺,大德寺后有四十七代住持一休宗纯(公元1394年-1481年)。村田珠光(公元1422年或1423年-1502年)在聪明的一休哥门下参禅。据说村田珠光得到圆悟克勤的墨迹“茶禅一味”,“茶禅一味”后来被视为日本茶道最高境界。据说条幅现存放在京都的大德寺内,但这似乎只是个传说,没人见过真迹,也没有记载圆悟克勤是否写过“茶禅一味”。雪窦重显(公元980年-1052年)所著的《颂古百则》,有南泉普愿的门人赵州从谂(公元778年-897年)的十一则事例,赵州从谂常说一句话是“吃茶去”,被圆悟克勤《碧岩录》评唱。所以《碧云录》传入日本后,“吃茶去”的禅意或许也化入日本茶道之中。

 

村田珠光对武野绍鸥(公元1502年-1555年)有很大影响,武野绍鸥传千利休(公元1522年-1591年)。村田珠光后来创建“草庵茶”,并提出“谨敬清寂”的思想。后世的日本茶圣千利休把它改为“和静清寂”。

千利休传古田重然(公元1544年-1615年),古田重然传小掘远州(公元1578年-1647年),小掘远州是日本茶道远州流的祖师。千利休(原名千宗易)的养子、女婿为千少庵,千少庵的儿子千宗旦(公元1578年-1658年),千宗旦的后世开创设出日本茶道的三个著名流派:表千家流的不审庵、裏千家流的今日庵和武者小路千家流的官休庵,合称三千家,这三家流派延续至今。

 

 

 

3. 明蜀献王扩建昭觉寺

 

元世祖至元二十三年(公元1286年),分秦蜀为二省,正式建置四川行中书省,简称四川行省或四川省,这是四川独立建省之始,省治所移至成都。

元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初四(公元1368年1月23日),朱元璋在应天府(南京)称帝。明太祖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朱元璋的第十一个儿子朱椿(公元1371年-1423年)被封为蜀王。

明太祖洪武二十三年(公元1390年),蜀王府建成,朱椿至成都就藩。据清代李翀霄(有很多混蛋把他名字写成“李羽中霭”)的《重修昭觉寺记》记载:“明蜀献王(朱椿谥号蜀献王)又拓之,周围墙垣缭绕七百余丈,绀殿绮云,金身撑汉,以致藏阁僧廊,诸天佛祖,莫不宏丽俱备。”

明太祖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明太祖朱元璋因为智润禅师“戒行高洁”,命蜀王李椿迎智润禅师到昭觉寺任住持,并赐号“光照禅师”。

 

 

 

(四)近代昭觉寺

 

1.丈雪通醉重建昭觉寺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定蜀未定”。明崇祯十七年(清世祖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8月9日,张献忠攻占成都。11月16日,张献忠在成都称帝,以成都为西京。清世祖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七月,左丞相汪兆麟说:“蜀民剽悍,屡抚屡叛,是蜀人负皇上,非皇上负蜀人也”。次日,张献忠即屠城成都,被屠杀的人不计其数。清世祖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明朝总兵曾英进军成都。五月,张献忠被迫退出成都前,在成都进行焚城和灭绝大屠杀。《明史》记载:“顺治三年,献忠尽焚成都宫殿庐舍,夷其城,率众出川北。”。沈荀蔚(父亲沈云祚为崇祯十五年华阳县令)在《蜀难叙略》上说:“王府数殿不能焚,灌以脂膏,乃就烬。盘龙石柱二,孟蜀时物也,裹纱数十层,浸油三日,一火而柱折。”。

 

清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丈雪通醉在昭觉寺的遗址上建茅屋,筹款重建昭觉寺。丈雪通醉的师承是这样的:圆悟克勤-》虎丘绍隆-》天童昙华-》天童咸杰-》卧龙祖先(破庵祖先)-》径山师范(无准师范,公元1179年-1249年)-》天童密云圆悟(公元1566年-1642年)-》破山海明(公元1597年-1666年)-》丈雪通醉(公元1610年-1695年)。

 

密云圆悟除了破山海明,还有一位门人,叫做汉月法藏(公元1573年-1635年)。明天启四年(公元1624),汉月法藏已经五十二岁时到嘉兴金粟山广慧寺,拜密云圆悟为师。密云圆悟极为器重他,认为汉月发藏是屈尊而来,密云圆悟说︰“汉公悟处真实,出世先我,所以屈身来此者,为临济源流耳,老僧从来不易安第一座,今累汉师。”。但其实汉月法藏和密云圆悟在佛学上观点并不相同,所以两人终将分道扬镳。

 

汉月发藏在明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著有《五宗原》,系统论述了禅宗五家宗旨,强烈抨击妄立门户的狂禅和邪禅。明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密云圆悟著有《辟妄七书》,又在明崇祯九年(公元1636年)著有《辟妄三录》,驳斥《五宗原》观点。同时,密云圆悟的门人木陈道忞(公元1596年-1674年)著有《五宗辟》,批驳汉月法藏的观点。明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汉月法藏圆寂。明崇祯十年(公元1637年),汉月法藏的传人潭吉弘忍(公元1599年-1638年)著有《五宗救》支持汉月法藏的观点。明崇祯十一年(1638),潭吉弘忍圆寂。是年,密云圆悟著《辟妄救略说》,批驳汉月法藏和潭吉弘忍的观点。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密云园悟圆寂,享年七十七。

 

明神宗万历二十五年(公元1597年),破山海明(公元1597年-1666年)出生于四川竹阳(现今重庆大足县)。明神宗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海明在破头山(即湖北省黄梅县双峰山)结庐,自号“破山”。明熹宗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入浙江鄞县天童寺密云圆悟门下。明崇祯二年(公元1629),开法于浙江嘉禾东塔广福禅寺。明思宗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破山海明返回四川,住持重庆梁平县万峰山太平禅寺。清顺治十年(公元1653年),在梁平县万竹山创建双桂堂。破山海明的双桂禅系势力遍布四川、云南、贵州。“上自朝廷,下及委巷,近而中夏,远而外国,罔不闻之”。门人有重建昭觉寺的丈雪通醉,重建文殊院的慈笃海月,重建宝光寺的笑宗印密,重庆华严寺创建者德玉圣可(公元1628年-1701年)等人。以及重建大慈寺的丈雪通醉弟子懒石觉聆(1616-1694)。清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三月十六,破山海明坐逝于重庆梁平双桂禅院,享年七十岁。

 

汉月法藏拜密云圆悟为师的确目的不纯,但是破山海明为了扩大势力范围也是不择手段,破山海明的嗣法弟子多达八十七人,闻所未闻。当时在川东川南一带。还有一个庞大的聚云吹万的派系。聚云吹万广真禅师(公元1582年-1639年),生于明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四川宜宾人。圆悟克勤弟子大慧宗杲下第二十九代传人,师承月明联池(公元1573年-1648年)。明神宗万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开法于衡州湖东禅院,后到重庆忠县三目山聚云寺等任住持。聚云吹万因为同情汉月法藏,破山海明以此为由攻击聚云吹万,破山海明的某些弟子也参与其中。《吹万大师塔铭》说:“宗门割裂,斗诤成风,家创一言,人标一解。”。清雍正十一年(1733),雍正发布《拣魔辨异录》,打击汉月法藏一派。至此密云圆悟一派取得胜利,而破山海明的双桂禅系一派在西南地区也取得胜利。

 

丈雪通醉(公元1610年-1695年),生于明万历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汉安县苏家桥李家坡人(现今四川内江东兴区苏家乡诸古寺村)。丈雪通醉在叔父佛宽所在诸古寺出家,佛宽为其赐法名通醉。后师从破山海明,有一次二人同游重庆梁平县万峰山蟠龙洞,破山海明见瀑布愈丈,色白如雪,吟诗:“画断苍雪倒碧岑,纷纷珠玉为谁倾,拟将钵袋横拦住,只恐蟠龙丈雪冰。”,以此为丈雪通醉取法号“丈雪”。

 

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丈雪通醉和澹竹行密、灵筏印昌三人曾经在昭觉寺待了一段时间,三人栖息在树下,晚上睡在坟地里。清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丈雪法师再次到昭觉寺,准备重建昭觉寺,《重修昭觉寺记》说:“丈雪承老人之志,毅然思重修之。奈规模宏广,幅员辽阔,未敢骤言兴复也。于是诛茅芟棘,踨寻当年阶砌,渐次荒之,因而昼茅宵约略,结草屋数椽,仅蔽风雨,垦荒数亩,少供饔餐,然巡莫之筹也。”。清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按察使李翀霄外出偶然到昭觉寺,看到丈雪通醉重建昭觉寺深受感动。按察使李翀霄联合四川巡抚张德地(初名刘格),布政使郎廷相等同僚捐献俸禄重修昭觉寺。李翀霄的《重修昭觉寺记》记载:“余甲辰岁奉命观察全蜀,偶团公出,小憩昭觉,徘徊久之,感名胜之殒落而嘉丈雪之壮志,足以有为也,初意与二三共事,量捐薄俸,勉构数楹。”

 

清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新的大雄宝殿建成后,成都知府冀应熊为昭觉寺书写匾额,后来冀应熊还曾为大慈寺书写匾额。此后,丈雪通醉以大雄宝殿为核心,陆续建成了圆觉殿(即地藏殿),藏经楼,金刚殿,法堂,天王殿,禅堂等。到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基本上初具规模。

 

清康熙五年(公元1666年)三月,破山海明病重,召丈雪通醉到双桂堂。丈雪通醉赶到双桂堂时,破山海明已经圆寂。破山海明临死前留下遗言,说要把自己的一点积蓄给丈雪通醉重建昭觉寺。丈雪通醉要把破山海明的遗体送往昭觉寺建塔,但是因为双桂堂僧人坚决不同意,所以丈雪通醉最后只带了些头发和一颗牙齿回去,在昭觉寺圆悟克勤的墓旁建塔埋葬。

 

 

2.佛冤彻纲扩建昭觉寺

 

佛冤彻纲(公元1626年-1706年),生于明崇祯。清康熙十三年(公元1674年),丈雪通醉命弟子佛冤彻纲担任住持。清康熙二十年(公元1681年),佛冤彻纲被朝廷委派,前往四川阿坝,松潘等地。丈雪通醉召当时已经是青城山成凤林寺住持的弟子竹浪彻生回昭觉寺任住持。三年之后,清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丈雪通醉弟子懒石觉聆继任住持。清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佛冤彻纲回到昭觉寺,懒石觉聆则回大慈寺主持重建事宜。清康熙二十五年(公元1686年),丈雪通醉著有《锦江禅灯》一书。《锦江禅灯》对于研究四川禅宗历史是非常重要的一本书。清康熙三十四年(公元1695年),佛冤彻纲又修建了先觉堂、禅堂、客堂、钟楼、鼓楼及寮房等,还补修了大雄宝殿、藏经楼等。

 

清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康熙赐昭觉寺《药师经》一卷、《金刚经》一卷、《大云轮请雨经》一卷、《御书描金心经》一卷、御赐“法界精严”匾额。并在御书楼正中题律诗一首:

入门不见寺,十里听松风。

香气飘金界,清阴带碧空。

霜皮僧腊老,天籁梵音通。

咫尺蓬莱树,春光共郁葱。

 

 

3.竹峰引入藏传佛教

 

清康熙四十一年(公元1702年),佛冤彻纲七十一岁时,派弟子去松潘大悲寺请竹峰(公元1660年-1739年)到昭觉寺任住持。

竹峰,生于清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四川松潘人。竹峰在昭觉寺升座时,松潘大悲寺送来椰瓢挂于大雄宝殿檐下,表示大悲寺永为昭觉寺下院。竹峰给昭觉寺带来的一个变化是把藏传佛教引入昭觉寺,时至今日,藏传佛教僧人来成都一般都是到昭觉寺挂单。 竹峰在清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补修了天王殿,又在清康熙五十五年(公元1716年)补修了圆通殿。清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竹峰圆寂。

 

清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雍正敕赐圆悟克勤真觉禅师加谥号明宗真觉禅师。命果亲王(康熙十七子允礼)到昭觉寺修塔并重建修真祠。雍正亲笔书写两块匾额,一块“真实不虚”悬挂在先觉堂,一块“从这里入”悬挂在说法堂。果亲王题写了永明延寿(公元904年-975年)的心诀:“處一座而十方俱現。演一音而沙界全聞”,“談元顯妙。不壞凡倫。千變萬化。未離真跡。實大道源是真宗法”。永明延寿被净土宗奉为六祖,果亲王题永明延寿的心诀似乎意味着当时的昭觉寺已经至少是禅净双修了。

 

清乾隆五年(公元1740年),乾隆赐御制北藏经帙全藏、紫衣龙袍一袭、钦颁弘笵戒仪全部。

 

 

4.了元道魁的偈语

 

了元道魁(公元1726年-1799年)生于清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湖北汉阳黄陂人。清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到昭觉寺守仁方丈处受具足戒。清乾隆二十三年(公元1758年)二月,守仁方丈圆寂。清乾隆三十七年(公元1772年)八月,被自光方丈及全堂大众推推举为新任方丈。清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年),了元道魁兼任草堂寺住持。

 

福康安(公元1753年-1796年)任四川总督,离京赴任前乾隆对他说:“四川昭觉住持僧了元,善知识也,汝善护持。”。

福康安到成都后,想给道魁一个下马威。到访昭觉寺前故意放话说从大门入,但是或许这话说的太蠢,被道魁猜到福康安的意思,就在东角门列队恭迎。福康安果然不从大门入,而是悄悄从东角门进入,本想治个道魁不恭之罪,可是却被识破,很是尴尬。清光绪《重修昭觉寺志.余闻》记载:“比至,则僧众云集于东角门内,排立以迎矣。公讶之,初犹自讳,及睹师面,问讯毕,公不觉折服,始下舆入寺。”。

进了山门看到弥勒菩萨像(造像很定是契此和尚的形象),福康安问:“弥勒佛笑谁呢?”,道魁说:“佛见了佛因此而笑”,福康安的福字谐音为佛,拍马功夫了得。福康安又说:“弥勒佛还对你笑呢!”,道魁说:“这是笑萍僧修积不到”。福康安哈哈大笑。《重修昭觉寺志.余闻》:“至门见弥勒像。问曰:是佛笑谁?师曰:佛见佛笑,盖以福佛同音。故公又曰:是佛对你亦笑,师曰:佛笑萍僧修积不到。公大笑。”

 

《重修昭觉寺志.余闻》还解释了为什么昭觉寺山门处安放着福康安的塑像,“山门土地相传为某公像。公在,日与道魁和尚友善往来不绝。公卒,时师夜梦公至,求一清净之地安身。师曰:山门清净。公订约而去,师为塐相山门,时制如生。后又梦公至,谢慰甚至。曰:山门虽静,其如来住持戒僧过余必起立,为之奈何?次日,师为授莂记。是夜,复梦公至,欢若平生。”。据说更神奇的是当时的首座超凡、堂主德星、衣钵云峰都有相同的梦。福康安是清嘉庆元年六月(公元1796年)病死(也有说被杀死)在伐苗的军中。

 

清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道魁圆寂。据说道魁圆寂前曾经指着大雄宝殿前的黄桷树说:“树包碑,椰瓢飞,柱头落地祖师归。”。意思是说大雄宝殿前的两个黄桷树如果包住了中间的石碑;挂在大雄宝殿上的椰瓢不翼而飞;大雄宝殿殿中四角的四根悬离于地面的立柱如果落地(补建于佛冤时,据说有防震功能,但不承重),这三件事情如果都应验了,那么祖师就要回来了。可惜的是实现的代价太昂贵,除了树包碑,大雄宝殿是因为在文革中被拆毁所以柱子也落地了,椰瓢自然早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5.近代名人和昭觉寺

 

(1)朱德和昭觉寺

公元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在北京称帝。唐继尧(公元1883年-1927年)、蔡锷(公元1882年-1916年)、李烈钧(1882年-1946年2月20日)等人于1915年12月25日宣布云南独立,并在云南发动护国战争。唐继尧自任护国军总司令,蔡锷为第一军司令,罗佩金(公元1878年-1922年,云南澄江县人,祖籍四川华阳县)为第一军总参谋长。袁世凯调动十万多北洋军分三路进攻云南,一路从湖南取贵州,一路从四川取云南,一路从广西取云南。

1916年1月,刘存厚(公元1885年-1960年,四川简阳人)自称护国军川军总司令,并支援进攻四川的蔡锷护国军第一军。

1916年春蔡锷第一军在四川纳溪、泸州一带击败袁世凯军队,迫使袁世凯在3月22日取消帝制。1916年6月6日袁世凯病死。护国战争结束后,罗佩金任四川督军,戴戡(公元1879年-1917年)任四川省长。刘存厚任川军第二师师长。

罗佩金在四川施行“强滇弱川”政策,扩充入川滇军,压制川军。1916年冬,罗佩金裁剪川军,激起川军五位师长联名通电控诉。1917年3月,罗佩金武力解除川军第四师。川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趁机联络川军各部共谋驱逐罗佩金。1917年4月18日,刘存厚围攻罗佩金,4月24日,罗佩金战败退出成都,北京政府免去罗佩金四川督军职务,由戴戡暂代四川省长兼督军。接着爆发了刘存厚和戴戡之间的刘戴之战,结果黔军战败,7月18日戴戡在仁寿县秦皇寺战亡。

朱德(公元1886年-1976年,四川仪陇县人)。1915年护国战争中在棉花坡战役一战成名。1917年3月,川军刘存厚驱逐四川督军罗佩金,罗佩金战败退出成都,朱德在逃跑过程中曾经避难昭觉寺,和昭觉寺方丈了尘相交甚深。

1921年朱德任云南陆军宪兵司令部司令官,云南省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等职。1921年冬,朱德委托成都的同学周官和,请书法家颜楷(公元1877年-1927年,四川华阳人)书写“應世人間”四字匾額送給昭觉寺。

_MG_6913

 

1956年,朱德来到昭觉寺,首先问:“了尘和尚还在否?”,又到观音阁看他赠的那块匾“應世人間”。回到北京后,朱德特地找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谈起昭觉寺,要赵朴初帮助把成都昭觉寺充实起来。赵朴初在寺内划出一幢房屋名为“思德堂”,以纪念朱德。又把自己收藏的朱德亲笔书写的“萬水千山”横幅捐赠给昭觉寺。朱德把自己最爱的兰花也赠给昭觉寺。后来,“應世人間”不知所终。2004年,四川省博物馆文博馆杨诗云在省社科院图书馆收藏的1936年出版的《良友画报》复印件上找到了“應世人間”牌匾的一张照片。昭觉寺得知后重新复制匾额。

 

(2)张大千和昭觉寺

 

张大千(張爰,公元1899年-1983年),四川内江人。和齐白石(公元1864年-1957年)齐名,也称“南张北齐”,和溥心畬(公元1896年-1963年)也并称为“南张北溥”。张大千和张泽(字善孖,也作善子或善之,公元1882年-1940年,张大千之兄)、以及张采芹(公元1901年-1984年)并称“蜀中三张”。

 

_MG_7316

张采芹的成都故居在宽巷子35号

 

 

1943年11月,张大千从敦煌返回四川,先住在青城山,后来在成都昭觉寺收到定慧的厚待,把御书楼大院给张大千居住。此后,张大千在昭觉寺一住四年。1945年(乙酉年),叶浅予(公元1907年-1995年)夫妇借居昭觉寺,曾向张大千请教中国画。张大千在此作《荷花》及《西园雅集》。张大千爱好画荷花,被称为“大千荷”,徐悲鸿曾说:张大千的荷花为国人脸上增色。《荷花》题款:“宗镜方丈嘱画请正。乙酉十月,大千居士张爰。”,此画曾悬挂于昭觉寺中。张大千在《西园雅集图》题款:“去年冬友人索写此图以代春帖子,因为敦迫甚急,草草于岁除完成之,殊不能继,顷者逭暑昭觉禅林,古树阴凉复制此本,要不入明清一辈也。乙酉夏月,蜀郡张爰。”。张大千还为昭觉寺书写匾额“變華嚴相”,可惜已经被毁。

6.建国后

 

解放后昭觉寺第一任方丈是慈青法师。1957年,原草堂寺的僧人也被安置在昭觉寺里。十年动乱期间,昭觉寺全寺佛像无一幸存,大雄殿和说法堂遭到彻底的迫害被夷为平地。昭觉寺一度被改为北郊公园。1975年,昭觉寺一部分改为动物园,并对寺院残存建筑进行重新规划和改建,原大雄宝殿和说法堂的遗址上开凿成人工湖,五观堂改为湖滨餐厅,只有大雄宝殿前的黄桷树保留下来。文革后,1984年,昭觉寺交给僧团管理,并推举清定法师为第一任住持。

 

清定法师(公元1903年-1999年)俗名郑全山,出生于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浙江三门县高枧乡人。1922年,郑全山考入广东大学哲学系,并在校加入国民党。1926年,郑全山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步兵科就读。1927年,进入南京国民党中央政训研究班就读。1932年,进入陆军大学第十期正科就读。1937年,郑全山担任国民党第四战区党政军训练团上校训育处长、政治部上校主任。1939年,担任重庆国民党中央高级党政军训练团少将政训主任。

郑全山在重庆期间常去现今重庆南岸区玄坛庙狮子山麓南岸的慈云寺,听澄一法师讲经说法。公元1941年5月3日,澄一法师劝郑全山出家,从此郑全山抛妻弃子跟随澄一,得法名“清定”,得法号“方兴”。郑全山的妻子写信劝说清定还俗,澄一则劝清定去成都昭觉寺。清定于是在1941年冬在昭觉寺方丈定慧戒明座下受具足戒。

清定后来随能海上师(公元1886年-1967年)学习藏传佛教。1943年,清定法师担任成都近慈寺堂主。1945年,清定法师成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宗喀巴第三十代传人。1955年9月肃反运动中,清定法师被捕入狱,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1957年,清定法师被上海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1975年3月,清定法师被特赦出狱。1979年,上海中级人民法院为清定法师平反。在赵朴初的干预下,清定法师到浙江天台山国清寺讲经说法。1984年,成都石经寺方丈永光法师邀请清定法师担任首座。1985年底,清定法师返回昭觉寺担任住持。

此后十年,清定法师领导重建了大雄宝殿、圆通殿、钟楼、鼓楼、客堂、圆悟克勤墓园、照壁。修复了说法堂、山门殿、虔心亭(八角亭)、地藏殿(圆觉殿)、藏经楼、弥勒殿、观音阁、先觉堂、五观堂、御书楼(大师殿)、石佛殿、普同塔院等,并恢复了昭觉寺佛学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