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觉寺位于成都市区东北方,川陕公路旁。成都这两年就像是一个暴发户一样,计划了很多年的地铁,环线公路同时开工,出行极其不便,这个痛苦的过程估计在2015年才会结束。如果不是因为昭觉寺的一大部分被划归给成都动物园的话,也会很方便,但这些都是假设。成都地铁三号线开通时,可以直接到成都动物园下车,然后可以选择花20块钱动物园门票,再从动物园和昭觉寺想通的门进入;也可以绕个远路,从昭觉寺横路经过昭觉寺汽车站最后到达昭觉寺。

现在的话现实点是坐1路公交车,到终点站昭觉寺公交站下车。虽然昭觉寺公交站和昭觉寺很近,可是我问了几个人,他们竟然完全不知道有个昭觉寺。或许是在长途公交站附近,甚至有很多人抱有敌意。总之继续往前走,然后有种突然跳出喧嚣的感觉,昭觉寺就静静的立在一条街的尽头。

 

一.山门殿

 

(一)山门殿

 

照壁前放了块“停车场”的牌子,实在大煞风景。昭觉寺两侧同样都是消费佛教的店铺,甚至还有算卦的。

_MG_6764

 

昭觉寺影壁上有和新都宝光寺相同的福字,也有相同的风俗,摸福。

_MG_6766

 

昭觉寺三座大门,意为三解脱门,中间为空门,东侧为无相门,西侧为无作门。所谓“深山藏古寺”,所以称此入寺三门为山门。昭觉寺空门上有匾额,书写“第一禅林”,为赵朴初题写。

 

_MG_6767

 

_MG_6770

 

山门殿内供奉哼哈二将和伽蓝土地。所谓伽蓝,即僧伽蓝的简称,是僧众居住的庭院。

《七佛八菩萨所说大陀罗尼神咒经》说:“护僧伽蓝神斯有十八人各各有别名:一名美音、二名梵音、三名天鼓、四名巧妙、五名叹美、六名广妙、七名雷音、八名师子音、九名妙美、十名梵响、十一名人音、十二名佛奴、十三名叹德、十四名广目、十五名妙眼、十六名彻听、十七名彻视、十八名遍观。”。寺院里有很多供奉的是捐献“祗园精舍”给释迦牟尼的“波斯匿王”、“祗陀太子”和“给孤独长者须达多”,这样算来就有二十一位伽蓝神。

_MG_7139

在中国,隋代灌顶所撰写的《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中记述:“其夕云开月朗,见二人,并诸部从,威严如王,长者美髯而丰厚,少者冠帽而秀发,来前致敬!师问何来?曰予乃蜀前将军关羽,指少者曰:吾子平也。汉末纷乱九州瓜裂,曹操不仁,孙权自保,予义臣蜀汉,期复帝室,时事相违,有志不遂,死有余烈。”“师即秉炉,授以五戒。”。所谓智者大师即天台宗四祖智顗大师(公元538年-597年),而灌顶为其弟子。宋代志磐所撰《佛祖统纪》记述:“其夕云开月明。见二人威仪如王长者美髯而丰厚。少者冠帽而秀发。前致敬曰。予即关羽。汉末纷乱九州瓜裂。曹操不仁。孙权自保。予义臣蜀汉。期复帝室。时事相违有志不遂。死有余烈故王此山。大德圣师何枉神足。师曰。欲于此地建立道场。以报生身之德耳。神曰。愿哀闵我愚特垂摄受。此去一舍山如覆船。其土深厚。弟子当与子平(蜀先主拜羽前将军。率众攻曹仁不克。孙权已据江陵。羽因遁走吴马忠获羽及其子平。于章乡斩之。唐书。羽生侍中兴。其裔孙播相德宗)建寺化供护持佛法。愿师安禅。”。天台宗寺院开创供奉关羽的先例,此后其他各宗派寺院纷纷效仿,关羽从此成为伽蓝神,和韦陀并列成为佛寺两大护法神。再后来更荒谬的是,关羽的忌日农历五月十三竟然成了伽蓝神的圣诞日,而实际上五月十三是关羽子关平生日,关羽忌日应是农历九月十三。常有人一本正经的说什么佛菩萨圣诞日,实在是荒谬,这纯属于佛教的“光棍节”,寺院的公关宣传日。

中国在唐宋时,禅宗寺院就有供奉伽蓝神的传统。据北宋道诚所编撰的《释氏要览》所记:“道世法师云。寺院既有十八神护。居住之者。亦宜自励不得怠惰为非。恐招现报耳(凡寺壁有画大神者即是此神也。或问世界之内伽蓝无数。何只十八神而能遍护耶。答一切神皆有无数眷属。即是分任守护也无妨)。”。有的人问了,全世界的寺院无数,只有十八位伽蓝神怎么守护啊?《释氏要览》帮助回答了,他说十八伽蓝神有无数眷属,所以就算寺院再多也够用。

百丈怀海所著《敕修百丈清规》规定:“四节土地堂念诵。凡遇节。先一日午后土地堂严设供养。排香烛台凡炉瓶。堂司行者报众挂念诵牌。巡廊鸣板与三八同。众集相对雁立。住持先祖堂。次大殿炷香三拜。鸣大板三下。鸣大钟。住持至(大众俯首合掌为迎住持。侍者随后。只当叉手而过)烧香归位。行者鸣钹维那出揖班上香毕。念诵回向(见后)。”“上来念诵功德。回向当山土地列位护伽蓝神。”

寺院的早课会唱诵“韦陀赞”:“韦陀天将,菩萨化身,拥护佛法誓弘深。宝杵镇魔君,功德难伦,祈祷副群心。”,晚课唱诵“伽蓝赞”:“伽蓝主者,合寺威灵,钦承佛敕共输诚;拥护法王城,为翰为屏,梵剎永安宁。”。

 

 

_MG_6773

昭觉寺显然把福康安也当作伽蓝神,《重修昭觉寺志.余闻》记载:“山门土地相传为某公像。公在,日与道魁和尚友善往来不绝。公卒,时师夜梦公至,求一清净之地安身。师曰:山门清净。公订约而去,师为塐相山门,时制如生。后又梦公至,谢慰甚至。曰:山门虽静,其如来住持戒僧过余必起立,为之奈何?次日,师为授莂记。是夜,复梦公至,欢若平生。”。这故事听起来同关羽的故事颇为相似。

 

_MG_6783

 

_MG_6785

 

 

(二)居士住宿楼、素香斋以及茶园

 

出了山门殿去往虔心亭,路左边在修房舍,不知道是什么用处。右手边是茶园,素香斋,素香斋楼上是居士住宿楼。我去时恰好有一拨居士过来,看他们都很兴奋的样子。茶园有几个人在喝茶,大概由于这里地处偏远,所以不似大慈寺那样每日人声鼎沸。

 

_MG_6777

_MG_6784

_MG_6780

_MG_6775

 

 

二.虔心亭(八角亭)

 

虔心亭即过去的八角亭。《重修昭觉寺志》记载:“八角亭。天王殿之前左右红墙帀径,周遭古柏参天,亭畔二池流湍映带。国朝戴宏烈书‘池流八德’於亭上。左有藤萝数株环绕,古木极离奇盘曲之状,修篁夹道,长亘里许,时闻幽鸟争鸣令人神怡心旷。”。戴宏烈,字山民。顺治八年(公元1651年)举人,为当时成都知县。他在位期间受到百姓拥戴,后来积劳成疾,死于官署。

 

 

_MG_6789

_MG_6791

 

 

 

 

 

 

三.天王殿

 

八角亭上的藤萝古木早就没了踪影,到是天王殿前的老母鸡成了风景,不知道这些散养的老母鸡是否会在这里颐养天年。

 

_MG_6793

 

 

_MG_6797

第一次去昭觉寺实在没预料到成都修路会如此造成交通拥堵,到了昭觉寺竟然已经快四点钟了,天王殿,地藏殿都关了门。第二次赶了个早,终于进了天王殿。天王殿前有兜率陀天弥勒菩萨金身塑像,后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塑像,殿内为四大天王塑像。关于四大天王在大慈寺那篇里有说,不再废话了。

《重建昭觉寺志》记载:“天王殿。广五楹宽深如圆觉殿,上悬金乔覩史陀天匾额。其楹联云:‘譚經趺坐長松佛法三乘空色相。悟道推尊迦葉靈山一笑會真如’。壁嵌石刻黄祥人书‘龍潛鳳隱’四大字,约四尺许,笔势飞舞。中祀弥勒,旁祀四天王,状貌威严。殿后接引佛。康熙九年丈雪修建,五十年竹峰补建,光绪二年明照重建。”

 

_MG_6974

_MG_6975

 

 

 

_MG_6799

_MG_6976

 

 

 

 

四.地藏殿

 

(一)地藏殿

 

地藏殿即为过去的圆觉殿,《重建昭觉寺记》记载:“圆觉殿。殿广五楹,规模宏大,极轩爽崇丽。门楣有钟。殿撰‘駿聲覺海’元珠匾额,书法各臻其妙。中祀佛母,旁祀圆觉,殿后祀韦陀尊者,铜像巍然。康熙五年丈雪修建,康熙五十年竹峰补建,道光二十二年绍实重建。”。现今的地藏殿为清定法师重建。

 

地藏殿正中安放地藏菩萨塑像,唐玄奘译《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大方广十轮经》)中说:“安忍不动犹如大地。静虑深密犹如秘藏。”,是谓地藏。地藏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合称四大菩萨。

 

《地藏王菩萨本愿经》记述了地藏菩萨的种种事迹。《地藏菩萨本愿经》现今流通版本说是唐代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翻译,明代时则说是法灯、法炬翻译,实际上源流不明。宋元《大藏经》没有收录此经,明朝时才被收入《大藏经》。它很可能不是从印度传来,而是在五代时期由中国学者撰写。唐代智升在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所著的《开元释教录》和唐代圆照在唐贞元十年(公元794年)所著的《贞元新定释教目录》记载了实叉难陀翻译的十九部经典,其中没有包含《地藏王菩萨本愿经》。明代流通版本大多题为法灯、法炬翻译,只有明末净土宗八祖莲池祩宏大师(公元1535年-1615年)在《地藏菩萨本愿经》题跋中说它是实叉难陀翻译。历史上,最早提及《地藏菩萨本愿经》的,是北宋端拱年间(公元988年-989年)常谨所著的《地藏菩萨像灵验记》引用了《地藏菩萨本愿经.分身功德品》中的内容,并且常谨说《地藏经》的梵文版是五代后晋高祖天福年间(公元936年-948年),由印度僧人知祐带到清泰寺的。《地藏菩萨像灵验记》记载:“沙門智祐。是西印度人也。天福年中來至。而住清泰寺。所持像經中。有地藏菩薩變像。并本願功德經梵夾。”。

 

《地藏王菩萨本愿经》记载:“尔时有佛,号一切智成就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佛寿命六万劫。未出家时为小国王。与一邻国王为友。同行十善饶益众生。其邻国内所有人民多造众恶。二王议计广设方便。一王发愿早成佛道。当度是辈令使无余。一王发愿若不先度罪苦。令是安乐得至菩提。我终未愿成佛。佛告定自在王菩萨。一王发愿早成佛者。即一切智成就如来是。一王发愿永度罪苦众生。未愿成佛者即地藏菩萨是。”。这就是地藏菩萨所谓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然而事实上地狱只存在于人们的心里,不存在于现实中。无欲则无地狱,丧心病狂的人也同样不会有地狱。根据西方的研究,早在公元前1800年,位于中亚之间的伊朗高原的琐罗亚斯德教(伊朗称拜火教,中国称祆教)这样描述:“末日审判是有一个大火坑,好人在那里被牛奶和蜂蜜浇灌,而坏人则被融化的金属溶液浇灌。”,这就是中西方地狱观念的共同起源。释迦牟尼悟道后第一批弟子中就有琐罗亚斯德教的门徒,名为迦叶,但是他不是大迦叶,只是重名。

 

《地藏王菩萨本愿经》记载:“遇一女人字曰光目。设食供养。罗汉问之欲愿何等。光目答言。我以母亡之日资福救拔。未知我母生处何趣。罗汉愍之为入定观。见光目女母堕在恶趣受极大苦。罗汉问光目言。汝母在生作何行业。今在恶趣受极大苦。光目答言。我母所习。唯好食啖鱼鳖之属。所食鱼鳖多食其子。或炒或煮恣情食啖。计其命数千万复倍。尊者慈愍如何哀救。罗汉愍之为作方便。劝光目言。汝可志诚念清净莲华目如来兼塑画形像存亡获报。光目闻已即舍所爱。寻画佛像而供养之。复恭敬心悲泣瞻礼。忽于夜后梦见佛身。金色晃耀如须弥山。放大光明而告光目。汝母不久当生汝家。才觉饥寒即当言说。其后家内婢生一子。未满三日而乃言说。稽首悲泣告于光目。生死业缘果报自受。吾是汝母。久处暗冥。自别汝来。累堕大地狱。蒙汝福力方得受生。为下贱人又复短命。寿年十三更落恶道。汝有何计令吾脱免。光目闻说知母无疑。哽咽悲啼而白婢子。既是我母合知本罪。作何行业堕于恶道。婢子答言。以杀害毁骂二业受报。若非蒙福救拔吾难。以是业故未合解脱。光目问言。地狱罪报其事云何。婢子答言。罪苦之事不忍称说。百千岁中卒白难竟。光目闻已啼泪号泣。而白空界。愿我之母永脱地狱。毕十三岁更无重罪及历恶道。十方诸佛慈哀愍我。听我为母所发广大誓愿。若得我母永离三涂及斯下贱。乃至女人之身永劫不受者。愿我自今日后。对清净莲华目如来像前。却后百千万亿劫中。应有世界所有地狱。及三恶道诸罪苦众生。誓愿救拔令离地狱恶趣畜生饿鬼等。如是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发誓愿已。具闻清净莲华目如来。而告之曰。光目。汝大慈愍善能为母发如是大愿。吾观汝母十三岁毕舍此报已生为梵志寿年百岁。过是报后当生无忧国土。寿命不可计劫。后成佛果广度人天数如恒河沙。佛告定自在王。尔时罗汉福度光目者即无尽意菩萨是。光目母者即解脱菩萨是。光目女者即地藏菩萨是。”。这个故事讲了地藏菩萨的孝,说地藏菩萨为光目女时,因为母亲好食鱼鳖而堕入地狱受难,光目于是发大誓愿,救母脱离地狱苦海。这一则故事也证实了《地藏王菩萨本愿经》确实是写于中国,因为只有汉传佛教才规定吃素,吃素是由南北朝时期的梁武帝萧衍(公元464年-549年)开始提倡的。据说梁武帝读《楞伽经》而提倡食素,《楞伽经》详说食肉和杀生的过咎,以及应该食素的十五种理由。但是据日本著名禅学思想家铃木大拙(公元1870年-1966年)的研究,经文中涉及食肉的章节是后人增添进去的。释迦牟尼在世时,要求比丘不应拣选化缘的食物,只是如果食物中含有肉的话,必须是三净肉才能食用,所谓三净肉就是眼不见杀、耳不闻杀、不怀疑为己所杀之肉。假设世上真有地狱,那食不食素绝不是入地狱的唯一原因,释迦牟尼的弟子提婆达多是佛教史上最早提倡严格素食主义者,可是后来提婆达多索取僧团领导权被拒,进行分裂僧团和暗杀释迦牟尼的活动,《增一阿含经》说提婆达多后来深陷地狱。关于是不是食素的问题,可以看一下李安的电影《Life of Pi》,自然有所启发。

 

地藏菩萨是我最爱的菩萨,当然我爱的是地藏菩萨的精神而非地藏菩萨本身。也有不爱的,比如《地藏菩萨本愿经》所说:“若有眾生,偷竊常住財物穀米,飲食衣服,乃至一物不與取者,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这话常被寺院制成牌子,放置在佛像旁,我深深不以为然。虽然寺有寺规,但是国也有国法,寺规再大也大不过国法。盗窃即犯盗窃罪,而寺院却诅咒别人下最恶毒的无间地狱,哪有什么慈悲心,如果盗窃在佛教看来是应该下地狱的,那奸淫宫女呢?鸠摩罗什所译《龙树菩萨传》记载,龙树曾入王宫淫乱宫女,令宫女怀孕。(“宫中美人皆被侵陵百余日。后宫中人有怀妊者以事白王。”)。这样的牌子我在昭觉寺看过,在文殊院看过,在大慈寺看过,相当的流行。可是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生活在法治社会,而不是封建王朝。

 

_MG_6800

_MG_6802

_MG_6980

 

昭觉寺地藏殿内左右两侧各有六尊圆觉菩萨,共十二尊圆觉菩萨造像。地藏王菩萨左手边一侧第二三尊圆觉菩萨为金身佛陀塑像,其余众菩萨都是金身金冠。十二圆觉菩萨塑像一般都是按照《圆觉经》所述,放置在释迦牟尼佛塑像旁的,像昭觉寺这样放置在地藏王菩萨两旁实在罕见,也可以说是没有道理。

 

 

《圆觉经》相传是唐代罽宾沙门佛陀多罗于武周长寿二年(公元693年)译于洛阳白马寺。最早提倡此经的是华严宗五祖圭峰宗密(公元784年-841年),著有《圆觉经大疏》12卷、《圆觉经大疏释义钞》26卷、、《圆觉经大疏钞科》3卷、《圆觉经略疏》4卷、《圆觉经略疏钞》12卷、《圆觉经道场修证仪》18卷等。唐宋以来,天台宗、华严宗(贤首宗)和禅宗等流行讲习《圆觉经》。但是,同《地藏菩萨本愿经》一样,它也可能是一个假货,在早期的经录中没有提及到这本经书。梁启超、胡适(公元1891年-1962年)以及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吕澂(公元1896年-1989年)等学者认为它是中国僧人撰写。当然,也有人认为它是来自于印度,但是由私人翻译,而不是奉诏翻译,所以没有被列入早期经录。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圆觉经》)中说十二圆觉菩萨为:“文殊师利菩萨、普贤菩萨、普眼菩萨、金刚藏菩萨、弥勒菩萨、清净慧菩萨、威德自在菩萨、辨音菩萨、净诸业障菩萨、普觉菩萨、圆觉菩萨、贤善首菩萨。”。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记述:

“文殊师利菩萨”。此云妙首。亦云妙吉祥。表信解之智故。亦云妙德。表证智故。文中说本起因地。究真妄以成正解。成就信根故。请问人当此菩萨。

“普贤菩萨”。略有三释。一约自体。体性周遍曰普。随缘成德曰贤。二约诸位。曲济无遗曰普。邻极亚圣曰贤。三约当位德无不周曰普。调柔善顺曰贤。表于理行。今此门中依圆觉妙心征幻法。而明正行。故当其问行解不二。即是毗卢遮那。是为三圣。故次文殊。

“普眼菩萨”。由此法门令观身心无体。根识尘境。世及出世。自身他身。一切清净遍满法界。普同诸佛。观行成就顿见如此境界。是真普眼也。此含悲智。谓普见诸法清净。是大智普眼。普见众生成佛。是大悲普眼。

“金刚藏菩萨”。从喻为名。金刚坚而复利。坚则无物可坏。利则能坏一切。此菩萨智亦尔。烦恼不能侵。外魔不能。动坚也。能破诸障断人疑惑。利也。故起三重甚深之难。以消末世之疑。疑心既无。即具无尽功德。故复云藏。

“弥勒菩萨”。此云慈氏。慈是其姓氏也。名阿逸多。此云无胜。胜德过人故。今以姓而呼但云弥勒。由此门深究爱根荡除细惑。所以五代修证皆属轮回。弥勒是等觉菩萨一生补处。表除微细惑习即得正觉圆明。

“清净慧菩萨”。表在此门修证地位因果相中。而智慧不住不着。虚心忘相。不为行位差别之相所染。

“威德自在菩萨”。三观成就功用猛利。邪魔不能娆。妄惑不侵故。

“辩音菩萨”。佛以一音逗于万类。虽此门统明三观。而随机单复不同。故二十五轮各皆证入。此菩萨善能辩别随类圆音。故当其问。

“净诸业障菩萨”。一切业障尽依四相而生。此门问答。除之诸业自然清净。

“普觉菩萨”。从前诸过已离四相又除然于用意行心仍余作止任灭之病。觉犹未普。至此决择四病觉性无瑕。普觉诸病故当此矣。若具指者。普觉本末。普觉粗细。普觉浅深。

“圆觉菩萨”。然此正宗中诸菩萨等。与佛问答。发扬本意。欲显圆觉。但缘节节过患未尽。义意未圆。收机未普。故表法菩萨未标圆觉之名。今有三意得名圆觉。一前虽病尽理圆。仍恐下根难入。此又曲开方便三期道场。即上中下机普归圆觉。二由前节级行解已圆。至此名为证极。证极之境更无别体。唯是圆觉。三最初标指圆觉为陀罗尼门者。从本起末。今显义已周还至圆觉者。摄末归本。表此三意故当此门。

“贤善首菩萨”。调柔善顺曰贤。贤之与善义意无别。贤则亚圣。善则顺理。首是头首。欲使万善齐兴。俱顺真理成正因位。亚次圣果者必藉经教流通。经教流通是贤善之首故。流通分中当此菩萨。

 

《圆觉经》实际上是在讲一个佛教如何修道的寓言故事,南怀瑾认为:“这十二位菩萨中,四位菩萨为一组。第一组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第二组是大乘渐修法门;第三组是渐修法门的入手;而后到大彻大悟的境界。”。尤其是十二位圆觉菩萨中,只有前五位是佛经中存在的,而后七位则是为了讲故事虚拟出来的。我去时,殿中有两位阿婆,两人正在读经文。我问其中一位阿婆,殿内可以拍照吗?阿婆摇摇头说不可以,并且很和蔼的补充说:就算拍了也洗不出照片来。我只好多看了几眼圆觉菩萨像,而没有拍照。我正看时,突然来了一对老年夫妇,老太太扑通就跪在了圆觉菩萨塑像前磕了几个头。我实在是不能理解,拜一则寓言故事是何道理呢?禅宗临济宗祖师临济义玄说过:“道流。你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在我看来,寺院中拜佛与乞丐无异,自己不去成佛,却常常求佛这个求佛那个,和乞丐有什么分别。

 

_MG_6809

 

_MG_6811

 

 

 

(二)客堂

 

《重建昭觉寺志》记载:“客堂。大殿之东堂,极轩敞。前为外客堂,国朝赵廉访良璧书‘來念佛’匾。楹联云:‘口念心不念是说是笑。有佛不见佛自问自性’,后署欸为佛弟子,书法亦古致。其他名公手笔尤夥。后为内客堂,堂中悬‘登歡喜地’匾额,其楹联云:‘客到寒山谨防当头一棒,僧来林下却要喝而三声’,为中恂方丈撰书,饶有道气。前筑小园,垒土为山砌石为沼,藤萝掩映花竹交辉。古楠一株参天直上,横枝四出如张繖葢(伞盖),僧呼为木楠伞。康熙三十四年佛冤修建。”

 

 

_MG_7057

_MG_7055

 

客堂有知客办公室、挂单办公室和佛事办公室。

 

知客有多种职能,客堂的知客是指寺院接待信众的僧职。《敕修百丈清规》卷四说:“知客,职典宾客。凡官员、檀越、尊宿、诸方名德之士相过者,香茶迎待,随令行者通报方丈,然后引上相见,仍照管安下去处。如以次人客,只就客司相款。或欲诣方丈库司诸寮相访。令行者引往。其旦过寮床帐什物灯油柴炭。常令齐整。新到须加温存。维那在假。则摄其行事。僧堂前检点行益客僧粥饭。遇亡僧同侍者把帐。暂到死主其丧。雪窦在大阳。禅月在石霜。皆典此职毋忽。”。知客是很重要的职能,过去雪窦重显(公元980年-1052年)在大阳警玄(公元948年-1027年)座下时,贯休(公元823年-912年)在石霜庆诸座下时,都担任过知客。现今寺院中,知客也常兼任副寺一职。

 

所谓挂单,也称挂褡,单是指受具足戒的僧人的行李,挂单自然是指将行李安放起来暂时居住的意思。每年从正月十五日至四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至十月十五日的这六个月,寺院才接待挂单的僧人。僧人在十方丛林挂单,如果是暂住,称“打扰常住”,住在云水堂。如果想留下来参学,称“亲近常住”,住在禅堂。住云水堂可以随时离开;住禅堂要离寺他往,只能在每年正月十五日或七月十五日提出申请告假。

 

所谓佛事,广义来说凡是做信佛之事、求佛之事、成佛之事,都称为佛事。对于此处的佛事,是指有人家里父母亲友等死亡时,请僧人代做佛事。圣严法师有文章讲述,可以参看,圣严法师认为:“因为佛教主张成佛要从建立一个完美的人格开始,所以先要劝人不杀人、不偷盗、不犯他人妻女、不欺诳、不酗酒,这与儒家的五常:仁、义、礼、信、智,非常相近。进一步要使人成为超出于凡夫之上的圣人,佛教所说的圣人,是指解脱了人间种种苦恼的人,例如生与死、老与病等等,这些苦恼解脱以后的境界,便是佛教的目的。如何达到解脱生死苦恼的目的,那就要信仰佛所说的方法,照著去实践。看经、诵经、听经,便是看的、诵的、听的解脱生死乃至成佛的方法。所以,真正的佛事,是要大家自己来做。”

 

所谓普佛,源自隋代信行大师(公元540年-594年)所创立的三阶教。三阶教把佛法分为普法和别法,所谓普法,即于法不分大小,于人不辨圣凡,普信普敬,不尊此法而斥他法,所以名为普。所谓别法,是分别大小乘法和圣贤凡夫,所以名为别。现今所谓普佛,是指忏仪的一种,包括香赞、佛号、忏悔文、赞佛偈、拜愿、三皈依、回向等。普佛可以分为“延生普佛”和“往生普佛”两类。延生普佛是祝愿施主福寿安康离诸灾厄,往生普佛则是超度亡灵回向净土。延生消灾是礼药师普佛,往生追荐是礼弥陀普佛,求愿多是礼观音菩萨普佛等。这一套东西可能起源自明清。现代寺院都是随课普佛,即是在早晚殿时至长生禄位或往生莲位前回向,然后再加上拜愿、念文疏,其实就是药师佛圣诞祝仪和阿弥陀佛圣诞祝仪再加上牌位前回向。普佛时,客堂会先挂牌通知:明早随课普佛。

 

_MG_7059

 

(三)钟鼓楼

 

《重修昭觉寺志》记载:“钟鼓楼。圆觉殿左右高四丈许。二楼相峙,隐约树头画天然。康熙三十四年佛冤修建。”。钟鼓楼一般按照“左钟右鼓”(即东钟西鼓)的布局安置。

 

首先,钟鼓有报时功能。唐代百丈怀海(公元720年-814年)所撰写《敕修百丈清规》卷八说:“大钟。丛林号令资始也。晓击则破长夜警睡眠。暮击则觉昏衢疏冥昧。”。寺院一般早上先敲钟后击鼓,晚上先击鼓后敲钟。钟鼓报时功能起始于汉代,最初为晨鼓暮钟,东汉蔡邕(公元133年-192年)《独断》中说:“鼓以动众,钟以止众。夜漏尽,鼓鸣则起,昼漏尽,钟鸣则息也。”。到了唐代则变为晨钟暮鼓,唐代李咸用有诗《山中》说:“朝钟暮鼓不到耳,明月孤云长挂情。”。

 

寺院钟鼓楼的设置和古代里坊制有很大关系。里坊制传承于西周的闾里制,北魏之前称为里,北魏之后逐渐以坊代里。里坊制城市为长方形格局,宫殿或衙署位于城北居中,全城棋盘式分割成若干的封闭的“里”作为居住区,商业和手工业限制在“市”中,里和市都用高墙环绕,设置里门和市门。晚上关闭坊门,全城实行宵禁,晨昏都以击鼓为开启或关闭坊门的信号。里坊制在三国至唐代是极盛期,唐末至宋代则是里坊制瓦解时期。唐代末期尤其是宋代,商业、手工业极其繁荣,出现坊市结合,不再设立坊墙,实现由封闭向开放的演变。北宋以后,里坊制取消。寺院在里坊制时期只设有钟楼,而不设鼓楼,此时的寺院只有钟楼和藏经楼对称的建在寺院前部或后部。唐代张继(约公元715年-779年)有诗《枫桥夜泊》说:“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里坊制瓦解之后,取消宵禁,寺院出现鼓楼,此时的寺院建筑的前部多对称放置钟楼和鼓楼。

 

其次,钟鼓还有“集合众人”的作用。《敕修百丈清规》中说:“《楞严经》云。阿难。汝更听此只陀园中,食办击鼓,众集撞钟。钟鼓音声前后相续。于意云何。此等为是声来耳边。耳往声处。”

 

另外,钟鼓还有某种特殊含义。《敕修百丈清规》中说:“《感通传》云。拘留孙佛于乾竺修多罗院。造青石钟。于日出时有诸化佛与日俱出。密说显演十二部经。闻法证圣不可胜数。《增一阿含经》云。若打钟时一切恶道诸苦并皆停止。又《金陵志》云。民有暴死入冥司。见有五木缧械者。告之曰。吾南唐先主也。以宋齐丘之误杀和州降者致此。每闻钟声暂息吾苦。仗汝归白嗣君。为吾造钟。民还具闻后主。因造大钟于清凉。寺镌曰荐烈祖孝高皇帝脱幽出厄。”。《敕修百丈清规》中还说:“《金光明经》云。信相菩萨夜梦金鼓。其状姝大,其明普照。喻如日光。光中得见十方诸佛众宝树下坐琉璃座。百千眷属围绕而为说法。一人似婆罗门。以枹击鼓出大音声。其声演说忏悔偈颂。信相菩萨从梦寤已。至于佛所。以其梦中所见金鼓及忏悔偈。向如来说。”

 

_MG_6823

_MG_7052

 

 

 

 

_MG_7008

_MG_700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