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7617

_MG_7618

_MG_7619

巴蜀文化是华夏文化的一个分支。蜀文化以川西平原为中心,包括盆地西部及陕南、滇北一带。巴文化最早源于湖北西南的清江流域,后活动于盆地东部及附近地区。西周时,建有巴国。受蜀的影响,始有较高水平的农业。在秦灭巴蜀之前,巴蜀虽说是两支不同的部族,但是由于地域相连,沟通频繁,因此文化的形成具有共通性和融合性。

彭县竹瓦街出土的西周时期窖藏青铜器中,以罍为代表器,制作工艺最为复杂,也有从中原流入蜀地的铜觯出土。新都马家乡出土的战国木椁墓下的窑坑中出土了180余件青铜器,每种器物以五件为一组,体现了蜀地“尚五”的习俗。

 

 

(一)西周(约公元前11世纪-前771年)

_MG_7620

牛纹铜罍(盛酒器):1980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23

象首耳兽面纹铜罍(盛酒器):1980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25

鸟纹铜戟: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27

壁虎纹宽叶铜矛: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29

铜钺: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31

_MG_7633

_MG_7634

_MG_7636

_MG_7637

铜戈: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39

兽面纹铜尊: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41

“牧正父已”铜觯(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43

“覃父癸”铜觯(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45

蟠龙盖兽面纹铜罍(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47

蟠龙盖兽面纹铜罍(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49

羊首耳涡纹铜罍(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52

六涡纹铜罍(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54

四涡纹铜罍(盛酒器):1959年四川彭州竹瓦街出土

 

_MG_7656

 

 

(二)战国(公元前475年-前221年)

 

 

_MG_7657

_MG_7659

_MG_7660

_MG_7668

铜戈: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62

虎斑纹十字形铜戈: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64

圆斑纹三角形铜戈: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66

兽面纹三角形铜戈: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70

铜刀: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71

平肩圆刃铜钺: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73

棕提梁铜壶(盛酒器):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75

“邵之食”铜鼎(烹煮器):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邵之食”鼎为楚器,铭文是春秋战国时期楚地流行的字体。邵同昭,是楚国的族姓。其余四鼎则是仿铸,无论纹饰还是铸造工艺,都大为逊色。五件一组的列鼎是巴蜀青铜器吸收外来礼制的结果,有与秦楚文化趋同之势。

 

_MG_7678

_MG_7680

铜鼎(烹煮器):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81

_MG_7682

铜剑: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84

铜箭镞: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86

_MG_7687

铜斤: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88

曲柄铜匕: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90

铜削: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92

曲头铜斤: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94

铜凿: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696

_MG_7697

铜印: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四川境内所出土巴蜀印章甚多,该印为其中精品。方印拱如覆斗,鋬钮,周饰兽面纹。印文下方为二人相握,其间置一罍。人头上方各有一口部朝上的铎,上方正中为同墓出土铜器多有的特殊标记。制作精美,内容丰富,可能是墓主用印。银锭形印则包含两个巴蜀青铜器上之常见符号,可能是族氏或名字。结合列鼎等器物组合来看,证明了墓主人的侯王身份。

 

_MG_7699

_MG_7700

铜印: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702

铜缶(盛水器):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704

铜敦:1980年四川新都马家出土

 

 

_MG_7706

嵌错云纹铜方壶(盛酒器):1950年四川成都新津县出土

方壶又称钫,主要流行于春秋战国时期,在巴蜀青铜礼器中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件方壶图案精雕细缕,清晰明快,显示了很高的制作技巧。其高超的嵌错工艺,表明当时巴蜀与中原青铜文化的交融。

 

_MG_7708

_MG_7709

嵌错宴乐攻战纹铜壶(盛酒器):1965年四川成都百花潭中学出土

该铜壶通体嵌错多层图像,以三角云纹为界带,分四层:第一层为习射和采桑;第二层为宴乐战舞和戈射;第三层为水陆攻战场面;第四层饰狩猎图案。形成了一幅生动多彩的社会生活画面,是社会形态与思想观念的变化在青铜艺术中的反映。

 

 

_MG_7711

虎纹中胡铜戈:1972年四川成都郫县独柏树出土

 

_MG_7713

铜双鞘剑:1973年四川成都中医学院出土

 

_MG_7714

嵌错金银铜编钟

 

 

_MG_7715

王纹铜钲(乐器):1972年重庆涪陵区小田溪出土

 

_MG_7717

虎钮铜錞于(乐器):1972年重庆涪陵区小田溪出土

 

 

_MG_7720

四环钮虎纹铜罍(盛酒器):1972年重庆涪陵区小田溪出土

 

_MG_7722

嵌错云水纹铜壶(盛酒器):1972年重庆涪陵区小田溪出土

 

_MG_7724

头盔

 

 

_MG_7725

_MG_7726

凤鸟纹铜方壶(盛酒器):1955年四川成都羊子山出土

 

_MG_7728

_MG_7730

铜鍪(饪食器):1955年四川成都羊子山出土

 

_MG_7731

铜钫(盛酒器):1955年四川成都羊子山出土

 

 

 

声明:文字来自于四川博物院,版权属于四川博物院。照片由本人拍摄,请勿引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