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7535

 

(一)张大千简介

 

张大千(公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曾用名张正权、张爰、张猿,号季爰。署名为大千居士、下里巴人等。四川内江人,祖籍广东番禺县。诗、书、画与齐白石(公元1864年-1957年,湖南湘潭人)并称为“南张北齐”、与溥心畬(公元1896年-1963年,北京人)并称“南张北溥”。张大千与其兄张善子(张泽,号善子,公元1882年-1940年),以及张采芹(张学荣,四川江津人,公元1901年-公元1984年)也并称为“蜀中三张”。

公元1919年,张大千在上海拜曾熙(公元1861年-1930年,湖南衡阳人)为师,曾熙为其取名为“猿”(省作“爰”)。曾熙同吴昌硕(公元1844年-1927年,浙江湖州人)、李瑞清(公元1867年-1920年,江西抚州人)、黄宾虹(公元1865年-1955年,浙江金华人)并称为“海上四妖”,即所谓的海上画派。张大千在未婚妻谢舜华去世后,曾在江苏省松江府禅定寺出家,法号大千。后又去浙江宁波观宗寺,浙江杭州灵隐寺等。后张大千还俗,在四川同曾庆荣结婚,婚后返回上海又拜李瑞清为师。

海上画派上承唐宋之风,又吸取了明清时期的陈淳(公元1482年-1544年,江苏长洲人,号白阳山人)、徐渭(公元1521年-1593年,浙江山阴人,号青藤老人)、陈洪绶(公元1598年-1652年,浙江绍兴人,号老莲)、朱耷(约公元1626年-1705年,江西南昌人,号八大山人)、石涛(公元1642年-1707年,广西全州人,号大涤子),以及扬州八怪(扬州画派的金农、郑燮、黄慎、李鳝、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等人)。海上画派还受到清代金石学的影响。

 

_MG_7537

 

1933年,张大千应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校长罗家伦、艺术系主任徐悲鸿(公元1895年-1953年,江苏宜兴人)之邀,出任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徐悲鸿称赞张大千为“五百年第一人”,此话出自《孟子·公孙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由周而来,七百有余岁矣!以其数,则过矣;以其时考之,则可矣。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关于张大千的画作,历来颇有争议,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张大千擅长临摹而少创新,尤其是临摹石涛的作品颇为人鄙视。傅雷称张大千是“投机分子,一生最大本领是造假石涛,那却是顶尖儿的第一流高手”

据李可染(公元1907年-1989年,江苏徐州人)说,虽然有“南张北齐”的说法,但是张大千去拜会齐白石,齐白石却拒绝相见。李可染说:“此人是临摹大涤子(即石涛)的名手,老师何不请来谈?”齐白石说:“我向来不喜欢这种造假画的人。”齐白石后来所说“吾奴视一人”,指的就是张大千。

另外据钱汉东(公元1952年至今,浙江诸暨人)说他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拜访过朱复戡(公元1902年-1989年),朱复戡收藏有几幅张大千的赠画。1919年时,张大千在上海“九华堂”见过朱复戡的字画,十分心仪,曾想拜其为师,可是当时朱复戡只有二十来岁,只好作罢。朱复戡认为“大千的才智过人,运笔娴熟”,但对其为人颇有微词,特别是对复制石涛之事不满。

其次,张大千画作内涵不足。傅雷认为张大千的画作“俗不可耐,趣味低级,仕女画尤其如此”。在四川博物院张大千艺术馆内就有张大千的仕女图,博物院的门票上就印着张大千的一幅仕女图,我刚看时还以为是日本艺妓。对于艺术我实在是一窍不通,欣赏能力有限,看过张大千的一些作品,只对他的荷花感兴趣。至于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我认为还不如用相机拍下来,对比敦煌壁画原作和张大千的临摹品,感觉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原作极其精美,并且有鲜明的时代感,可是临摹品实在普通。

 

仕女图

 

1946年11月29日,傅雷给黄宾虹的手札中说:“迩来沪上展览会甚盛,白石老人及溥心畬二氏未有成就,出品大多草率。大千画会售款得一亿余,亦上海多金而附庸风雅之辈盲捧。鄙见于大千素不钦佩,观其所临敦煌古迹多以外形为重,至唐人精神全未梦见,而竟标价至五百万元,仿佛巨额定价即可抬高艺术品本身价值者,江湖习气可慨可憎。”傅雷说:“以我数十年看画的水平来说,近代各家除白石(齐白石)、宾虹(黄宾虹)二公外,余者皆欺世盗名。而白石嫌读书太少,接触传统不够,宾虹则广收博取,不宗一家一派,浸淫唐宋,集历代各家精华大成,而构成自己面目。我认为在综合前人方面,石涛以后,宾翁一人而已”。

 

最后的争议是关于张大千在临摹时破坏了敦煌莫高窟的壁画,这么做究竟是否是正确的。1941年3月至1943年11月,张大千曾两次赴敦煌莫高窟临摹壁画,据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执行馆长罗华庆讲,张大千剥损的壁画总共约有30余处,这点当时随张大千来敦煌的喇嘛和当地农民可以作证,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这么做是否是正确的存在很大争议。据张大千在《临摹敦煌画展览目次》中记述:“莫高窟重遭兵火,宋壁残缺,甬道两旁壁画几不可辨认。剥落处,见内层隐约尚有画,因破败壁,遂复旧观,画虽已残损,而敷彩行笔,精英未失,因知为盛唐名手也。东壁左,宋画残缺处,内层有唐咸通七年题字,尤是第二层壁画,兼可知自唐咸通至宋,已两次重修矣。”

据曾任国家文物局全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组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的谢稚柳(公元1910年-1997年)说:“我到敦煌之前,这两幅壁画的外层,已经给张大千打掉了,所以我并没有亲眼看见打掉的过程。”“要是你当时在敦煌,你也会同意打掉的,既然外层已经剥落,无貌可辨,又肯定内里还有壁画,为什么不把外层去掉来揭发内里的菁华呢?”

有些画家对此破口大骂,仿佛是他见过莫高窟壁画未被张大千剥落前的样子,如果你真见过前后对比倒也骂的有理,可是光凭想象就认为被剥落的壁画一定有价值实在不科学。而且,张大千的确是为敦煌壁画做过很多贡献的。

 

 

(二)大风堂

 

_MG_7536

公元1925年(也有说1929年前后),张大千与其兄张善子居于上海法租界新天地旁西成里的西门路169号时,曾收藏了一幅明代张风(字大风,号升州道士,江苏上元人)的《诸葛武侯像》。两人就以“大风堂”为画室之名,收了许多弟子。这些弟子,后来被称为“大风堂画派”。

据胡若思说。当时一位古董商拿着明代画家张大风的《诸葛武侯像》到张大千的居所,张大千看后爱不释手,但价格极其昂贵,实在无力购买。过后不久,张大千在一次书画展上看到了这幅画,他请摄影师人偷偷把画拍下来。不巧的是,当时画的主人正在旁边,当场就要求摄影师把底片取出曝光。张大千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第二天,带上当时才十来岁的胡若思(公元1916年-2004年,号琴人),让他在旁边把画偷偷临摹下来。张大千回家后,参考胡若思的草稿,临摹了一幅可以以假乱真的《诸葛武侯像》,仿张大风的笔迹署款:“此畫為蘭雪居士作 上元衲弟 真香佛空 酒後醉筆 甲午正月廿二”,并用蝇头小楷题写了两段张大风的自题跋文。然后连夜装裱作旧,在第二天挂于原画展厅中。画主人一看,大惊失色,真假难辨,只好折价出售,张大千由此购得原作。此后,张大千就把位于上海西成里的厅堂取名为大风堂。

另外张大千的好友高岭梅回忆:“大风堂的由来,是他在30岁左右的时候住在上海西成里,曾购藏一幅张大风画的《诸葛武侯出师表》,画的人物,神态极佳,大千极为喜爱,对张大风的画艺更为倾倒,作者更巧也是姓张,,名字又与大千同一‘大’字,乃用大风为堂名,即曰大风堂。其后他的二哥也喜欢此堂名,兄弟乃共用之。”

 

 

(三)敦煌临摹壁画

 

_MG_8371

_MG_8372

_MG_8373

_MG_8374

_MG_8375

_MG_8376

z01

z02

z03

_MG_7545

 

 

_MG_7551

_MG_8378

_MG_8368

 

 

《五百强盗成佛图》

_MG_8377

长柜内陈列的是《五百强盗成佛图》(西魏),原作绘于敦煌莫高窟第285窟南壁。

五百强盗成佛的故事在《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六(《梵行品第八之三》)和《大方便佛报恩经》均有记载。故事讲述在古印度桥萨罗国(一说为摩揭陀国),有五百个强盗占打家劫舍、滋扰百姓。波斯匿王派来军队对其进行围剿,最终,五百强盗被波斯匿王的军队所俘获。波斯匿王挖去五百强盗双眼,并放逐到黑闇丛林当中。释迦牟尼在祇洹精舍听到他们在山林的哭号声心生慈念,用神力吹来香山灵药使五百强盗的双眼重恢光明。释迦牟尼还亲自来到山林中,为五百强盗讲经说法,五百强盗听闻佛法即发无上智慧而成佛。

 

《大般涅槃经》卷第十六《梵行品第八之三》记载:“复次,善男子,憍萨罗国有诸群贼,其数五百,群党抄劫为害滋甚。波斯匿王患其纵暴,遣兵伺捕,得已挑目,遂著黑闇丛林之下。是诸群贼已于先佛植众德本,既失目已受大苦恼,各作是言:‘南无佛陀!南无佛陀!我等今者无有救护。’啼哭号啕。我时住在祇洹精舍,闻其音声即生慈心,时有凉风吹香山中,种种香药满其眼眶,寻还得眼如本不异。诸贼开眼即见如来,住立其前而为说法。贼闻法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我于尔时,实不作风吹香山中种种香药,住其人前而为说法。善男子,当知皆是慈善根力,令彼群贼见如是事。”

 

《大方便佛报恩经》记载:“复次摩伽陀国有五百群贼。常断道劫人。枉滥无辜。王路断绝。尔时摩伽陀王即起四兵而往收捕。送着深山悬险之处。即取一一贼。挑其两目刵劓耳鼻。尔时五百群贼身体苦痛命在呼噏。尔时五百人中有一人。是佛弟子告诸大众。我等今者命不云远。何不至心归命于佛。

尔时五百人寻共发声唱如是言。南无释迦牟尼佛。尔时如来在耆阇崛山。以慈悲力于游乾陀山。即大风起吹动树林。起栴檀尘满虚空中。风即吹往至彼深山诸群贼所。坌诸贼眼及诸身疮。平复如故。

尔时诸贼还得两眼。身疮平复血变为乳。俱发是言。我等今者蒙佛重恩身体安乐。报佛恩者应当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作是唱已。一切大众异口同音而作是言。诸未安众生我当安之。诸未解脱众生我当解之。诸未度者我当度之。未得道者令得涅槃。复次如来慈悲方便神力不可思议。佛在舍卫国。尔时崛山中。有五百人止住其中。断道劫人作诸非法。如来尔时以方便力化作一人。乘大名象身着铠仗。带持弓箭手执鉾鋋。所乘大象皆以七宝而庄校之。其人亦以七宝而自庄严。珠环严具皆出光明。单独一己而入险路往至崛山。尔时山中五百群贼。遥见是人而相谓言。我等积年作贼未见此也。尔时贼主问诸人言。汝何所见。其人答言。见有一人乘大名象。被服璎珞并象乘具纯是七宝。放大光明照动天地。随路而来。兼复单独一己。我等若当擒获此人资生衣食七世无乏。尔时贼主闻是语已。心生欢喜密共唱令而作是言。慎莫斫射徐徐捉取。即前后围绕一时而发。时五百人同声唱唤尔时化人以慈悲力愍而哀伤。寻时张弓布箭射之。时五百人人被一箭。而疮苦痛难可堪忍。即皆躄地。宛转大哭起共拔箭。其箭坚固非力所堪。尔时五百人即怀恐怖。我等今者必死不疑。所以者何。而此一人难为抗对由来未有。即共同声说偈问曰。

卿是何等人 为是咒术力
为是龙鬼神 一箭射五百
苦痛难可陈 我等身归依
为我出毒箭 随顺不敢违

尔时化人。说偈答曰。

斫疮无过恶 射箭无过怒
是壮莫能拔 唯从多闻除

尔时化人说是偈已。即复佛身。放大光明遍照十方。一切众生遇斯光者。盲者得睹。瘘者得申。拘躄者得手足。若邪迷者得睹真言。总要而言。诸不称意皆得如愿。

尔时如来为五百人示教利喜。说种种法。时五百人闻法欢喜。身疮平复血反为乳。寻时即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即共同声而说偈言。

我等已发心 广利诸众生
应当常恭敬 随顺诸佛学
念佛慈悲力 拔苦身心安
应当念佛恩 菩萨及善友
师长及父母 及诸众生类
怨亲心平等 恩德无有二

尔时虚空中。欲界诸天憍尸迦等。雨众天华作天伎乐。供养如来。异口同音而说偈言。

我等先世福 光明甚严饰
众妙供养具 利益于一切
世尊甚难遇 妙法亦难闻
宿殖众德本 今遇释中神
我等念佛恩 亦当发道心
我今得见佛 所有三业善
为诸众生故 回向无上道

尔时诸天说是偈已绕百千匝。头面礼佛飞空而去。”

 

_MG_8360

_MG_8361

_MG_8362

_MG_8363

_MG_8364

_MG_8365

_MG_8366

 

 

《观无量寿佛经变》

_MG_8379

 

《观无量寿经变图》,原作画于晚唐,原本位于敦煌莫高窟第172窟,作品取材于《佛说观无量寿佛经》。画面正中为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左侧为观世音菩萨,右侧为大势至菩萨。敦煌壁画原作在左右两侧绘有“未生怨”和“十六观”的故事。在重庆大足石刻的宝顶山石刻有相同的题材,见我写的大足石刻游记六(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975c620100wia4.html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讲述摩揭陀国国王频婆娑罗王被太子阿闍世幽禁,他的王后韦提希夫人给频婆娑罗王洗澡,并且给他吃了酥蜜和葡萄浆,频婆娑罗王体力逐渐恢复。频婆娑罗王向遥远的耆闍崛山的释迦牟尼佛敬礼,求大目犍连传授给他八戒(不杀生,不偷盗,不淫泆,不妄语,不饮酒,不著华鬘香油涂身,不歌舞观听,不坐卧高广大床,不非时食)。释迦牟尼除了派遣大目犍连之外还派富楼那为他说法。过了二十一天,阿闍世问守门的人他老爹是不是还活着?守门人告诉了他之前的事情。阿闍世大怒,要杀他娘,被大臣拦着没杀成,改为幽禁。韦提希十分着急,向释迦牟尼求救,释迦牟尼派大目犍连和阿难来到宫中。韦提希夫人表示不想在留在这里了,释迦牟尼给她展示了十方佛刹的样子,供她选择,韦提希夫人选择了西方极乐世界居住。释迦牟尼分十六观的次第,说明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方法,并且提到了上中下三辈九品往生的位阶。

 

_MG_8369

 

_MG_7562

_MG_7564

_MG_7567

_MG_7563

_MG_7568

 

 

 

_MG_8381

中间一副为晚唐.大梵天王赴法会,左侧一幅为五代 凉国夫人供养像。

 

 

_MG_8383

 

 

 

《劳度叉斗圣变》(晚唐)

原作绘于敦煌莫高窟第146窟,是张大千第二次赴莫高窟所绘,即1942年后的作品。故事讲述舍卫国大臣须达长者为请释迦牟尼讲经,在祗陀太子的园林建立精舍。六师外道闻讯后,仰仗国王的支持,派劳度叉为代表与释迦牟尼的弟子舍利弗斗法,经过六个回合的较量,舍利弗胜出,六师外道从此皈依佛法。画面左侧为舍利佛,右侧为劳度叉。

 

_MG_7579

_MG_7581

_MG_7580

 

《贤愚经》卷十:(四八)须达起精舍品第四十一(丹本为四十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竹园中止。尔时舍卫国王波斯匿。有一大臣。名曰须达。居家巨富。财宝无限。好喜布施。赈济贫乏及诸孤老。时人因行。为其立号。名给孤独。尔时长者。生七男儿。年各长大。为其纳娶。次第至六。其第七儿。端政殊异。偏心爱念。当为娶妻。欲得极妙容姿端政有相之女。为儿求之。即语诸婆罗门言。谁有好女相貌备足。当为我儿往求索之。诸婆罗门。便为推觅。展转行乞。到王舍城。王舍城中。有一大臣。名曰护弥。财富无量。信敬三宝。时婆罗门。到家从乞。国法施人。要令童女。持物布施。护弥长者。时有一女。威容端正。颜色殊妙。即持食出。施婆罗门。婆罗门见。心大欢喜。我所觅者。今日见之。即问女言。颇有人来求索汝未。答言未也。问言女子。汝父在不。其女言在。婆罗门言。语令出外。我欲见之与共谈语。时女入内。白其父言。外有乞人。欲得相见。父便出外。时婆罗门。问讯起居安和善吉。舍卫国王。有一大臣。字曰须达。辅相识不。答言未见。但闻其名。报言知不。是人于彼舍卫国中。第一富贵。汝于此间。富贵第一。须达有儿。端正殊妙。卓略多奇。欲求君女。为可尔不。答言可尔。值有估客欲至舍卫。时婆罗门。作书因之。送与须达。具陈其事。须达欢喜。诣王求假。为儿娶妇。王即听之。大载珍宝。趣王舍城。于其道次。赈济贫乏。到王舍城。至护弥家。为儿求妻。护弥长者。欢喜迎逆。安置敷具。暮宿其舍。家内搔搔。办具饮食。须达念言。今此长者。大设供具。欲作何等。将请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居土婚姻亲戚。设大会耶。思惟所以。不能了知。而问之言。长者今暮。躬自执劳。经理事务。施设供具。为欲请王太子大臣。答言不也。欲营婚姻亲戚会耶。答言不也。将何所作。答言请佛及比丘僧。于时须达。闻佛僧名。忽然毛竖如有所得。心情悦豫。重问之言。云何名佛。愿解其义。长者答言。汝不闻乎。净饭王子。厥名悉达。其生之日。天降瑞应。三十有二。万神侍卫。即行七步。举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为尊。身黄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应王金轮典四天下。见老病死苦。不乐在家。出家修道。六年苦行。得一切智。尽结成佛。降诸魔众十八亿万。号曰能仁。十力无畏。十八不共。光明照耀。三达遐鉴。故号佛也。须达问言。
云何名僧。护弥答言。佛成道已。梵天劝请转妙法轮。至波罗奈鹿野苑中。为拘邻五人。转四真谛。漏尽结解。便成沙门。六通具足。四意七觉八道悉练。上虚空中。八万诸天。得须陀洹。无量天人。发无上正真道意。次度郁卑迦叶兄弟千人。漏尽意解如其五人。次第度舍利弗目连徒众五百。亦得应真。如是之等。神足自在。能为众生。作良佑福田。故名僧也。须达闻说如此妙事。欢喜踊跃。感念信敬。企望至晓。当往见佛。诚报神应。见地明晓。寻明即往罗阅城门。夜三时开。初夜中夜后夜。是谓三时。中夜出门。见有天祠。即为礼拜。忽忘念佛。心自还闇。便自念言。今夜故闇。若我往者。傥为恶鬼猛兽见害。且还入城。待晓当往。时有亲友。命终生四天。见其欲悔。便下语之。居士莫悔也。汝往见佛。得利无量。正使今得百车珍宝。不如转足一步往趣世尊。所得利深。过踰于彼。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白象珍宝。不如举足一步往趣世尊。利过于彼。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一阎浮提满中珍宝。不如转足一步至世尊所。得利弘多。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一四天下满中珍宝。不如举足一步至世尊所。所得盈利。踰过于彼。百千万倍。须达闻天说如此语。益增欢喜。敬念世尊。闇即还晓。寻路往至。到世尊所。尔时世尊。知须达来。出外经行。是时须达。遥见世尊。犹如金山。相好威容。俨然炳着。过踰护弥所说万倍。覩之心悦。不知礼法。直问世尊。不审瞿昙。起居何如。世尊即时。命令就坐。时首陀会天。遥见须达。虽覩世尊。不知礼拜供养之法。化为四人。行列而来。到世尊所。接足作礼。长跪问讯。起居轻利。右遶三匝。却住一面。是时须达。见其如是。乃为愕然。而自念言。恭敬之法。事应如是。即起离坐。如彼礼敬。问讯起居。右遶三匝。却住一面。尔时世尊。即为说法。四谛微妙。苦空无常。闻法欢喜。便染圣法。成须陀洹。譬如净洁白叠易染为色。长跪合掌。问世尊言。舍卫城中。如我伴辈。闻法易染。更有如我比不。佛告须达。更无有二如卿之者。舍卫城中。人多信邪。难染圣教。须达白佛。唯愿如来。垂神降屈。临履舍卫。使中众生除邪就正。
世尊告曰。出家之法。与俗有别。住止处所。应当有异。彼无精舍。云何得去。须达白佛言。弟子能起。愿见听许。世尊默然。须达辞往。为儿娶妇。竟辞佛还家。因白佛言。还到本国。当立精舍。不知摸法。唯愿世尊。使一弟子共往敕示。世尊思惟。舍卫城内。婆罗门众。信邪倒见。余人往者。必不能办。唯舍利弗。是婆罗门种。少小聪明。神足兼备。去必有益。即便命之。共须达往。须达问言。世尊足行。日能几里。舍利弗言。日半由旬。如转轮王足行之法。世尊亦尔。是时须达。即于道次。二十里。作一客舍。计挍功作。出钱雇之。安止使人。饮食敷具。悉皆令足。从王舍城。至舍卫国。还来到舍。共舍利弗。按行诸地。何处平博。中起精舍。按行周遍。无可意处。唯王太子只陀有园。其地平正。其树郁茂。不远不近。正得处所。时舍利弗。告须达言。今此园中。宜起精舍。若远作之。乞食则难。近处愦闹。妨废行道。须达欢喜。到太子所。白太子言。我今欲为如来起立精舍。太子园好。今欲买之。太子笑言。我无所乏。此园茂盛。当用游戏逍遥散志。须达慇懃。乃至再三。太子贪惜。增倍求价。谓呼价贵。当不能贾。语须达言。汝若能以黄金布地。令间无空者。便当相与。须达曰诺。听随其价。太子只陀言。我戏语耳。须达白言。为太子法。不应妄语。妄语欺诈。云何绍继。抚恤人民。即共太子。欲往讼了。时首陀会天。以当为佛起精舍故。恐诸大臣偏为太子。即化作一人。下为评详语太子言。夫太子法。不应妄语。已许价决。不宜中悔。遂断与之须达欢喜。便敕使人。象负金出。八十顷中。须臾欲满残有少地。须达思惟。何藏金足。不多不少。当取满足。只陀问言。嫌贵置之。答言不也。自念金藏。何者可足。当补满耳。只陀念言。佛必大德。乃使斯人轻宝乃尔。教齐是止。勿更出金。园地属卿。树木属我。我自上佛。共立精舍。须达欢喜。即然可之。即便归家。当施功作。六师闻之。往白国王。长者须达。买只陀园。欲为瞿昙沙门兴立精舍。听我徒众与共捔jue2术。沙门得胜。便听起立。若其不如。不得起也。瞿昙徒众。住王舍城。我等徒众。当住于此。王召须达。而问之言。今此六师云。卿买只陀园。欲为瞿昙沙门起立精舍。求共沙门弟子捔其伎术。若得胜者。得立精舍。苟其不如。便不得起。须达归家。着垢腻衣。愁恼不乐。
时舍利弗。明日到时。着衣持鉢。至须达家。见其不乐。即问之曰。何故不乐。须达答言。所立精舍。但恐不成。是故愁耳。舍利弗言。有何事故。畏不成就。答言今诸六师。诣王求挍。尊人得胜。听立精舍。若其不如。遮不听起。此六师辈。出家来久。精诚有素。所学技术。无能及者。我今不知。尊人伎艺。能与捔不。舍利弗言。正使此辈六师之众。满阎浮提。数如竹林。不能动吾足上一毛。欲捔何等。自恣听之。须达欢喜。更着新衣。沐浴香汤。即往白王。我已问之。六师欲捔jue2。恣随其意。国王是时。告诸六师。今听汝等共沙门捔。是时六师。宣语国人。却后七日。当于城外宽博之处。与沙门挍。舍卫国中。十八亿人。时彼国法。击鼓会众。若击铜鼓。八亿人集。若打银鼓。十四亿集。若打金鼓。一切皆集。七日期满。至平博处。打击金鼓。一切都集。六师徒众。有三亿人。是时人民。悉为国王及其六师。敷施高座。尔时须达。为舍利弗。而施高座。时舍利弗。在一树下。寂然入定。诸根寂默。游诸禅定。通达无碍。而作是念。此会大众。习邪来久。憍慢自高。草芥群生。当以何德而降伏之。思惟是已。当以二德。即立誓言。若我无数劫中。慈孝父母。敬尚沙门婆罗门者。我初入会。一切大众。当为我礼。尔时六师。见众已集。而舍利弗。独未来到。便白王言。瞿昙弟子。自知无术。伪求挍能。众会既集。怖畏不来。王告须达。汝师弟子。挍时已至。宜来谈论。是时须达。至舍利弗所。长跪白言。大德。大众已集。愿来诣会。时舍利弗。从禅定起。更整衣服。以尼师坛。着左肩上。徐庠而步。如师子王。往诣大众。是时众人。见其形容法服有异。及诸六师。忽然起立。如风靡草。不觉为礼。时舍利弗便升须达所敷之座。六师众中。有一弟子。名劳度差。善知幻术。于大众前。呪作一树。自然长大。荫覆众会。枝叶郁茂。花果各异。众人咸言。此变乃是劳度差作。时舍利弗。便以神力。作旋岚风。吹拔树根。倒着于地。碎为微尘。众人皆言。舍利弗胜。今劳度差。便为不如。又复呪作一池。其池四面。皆以七宝。池水之中。生种种华。众人咸言。是劳度差之所作也。
时舍利弗。化作一大六牙白象。其一牙上。有七莲花。一一花上。有七玉女。其象徐庠。往诣池边。并含其水。池即时灭。众人悉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复作一山。七宝庄严。泉池树木。花果茂盛。众人咸言。此是劳度差作。时舍利弗。即便化作金刚力士。以金刚杵。遥用指之。山即破坏。无有遗余。众会皆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复作一龙身。有十头。于虚空中。雨种种宝。雷电振地。惊动大众。众人咸言。此亦劳度差作。时舍利弗。便化作一金翅鸟王。擘裂噉之。众人皆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复作一牛。身体高大。肥壮多力。粗脚利角。[爬-巴+包]地大吼。奔突来前。时舍利弗。化作师子王。分裂食之。众人言曰。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复变其身。作夜叉鬼。形体长大。头上火燃。目赤如血。四牙长利。口自出火。腾跃奔赴。时舍利弗。自化其身。作毘沙门王。夜叉恐怖。即欲退走。四面火起。无有去处。唯舍利弗边。凉冷无火。即时屈伏。五体投地。求哀脱命。辱心已生。火即还灭。众咸唱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时舍利弗。身升虚空。现四威仪。行住坐卧。身上出水。身下出火。东没西踊。西没东踊。北没南踊。南没北踊。或现大身。满虚空中。而复现小。或分一身。作百千万亿身。还合为一身。于虚空中。忽然在地。履地如水。履水如地。作是变已。还摄神足。坐其本座。时会大众。见其神力。咸怀欢喜。时舍利弗。即为说法。随其本行宿福因缘。各得道迹。或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六师徒众。三亿弟子。于舍利弗所。出家学道。挍技讫已。四众便罢。各还所止。长者须达。共舍利弗。往图精舍。须达手自捉绳一头。时舍利弗。自捉一头。共经精舍。时舍利弗。欣然含笑。须达问言。尊人何笑。答言汝始于此经地。六欲天中。宫殿已成。即借道眼。须达悉见六欲天中严净宫殿。问舍利弗。是六欲天。何处最乐。舍利弗言。下三天中。色欲深厚。上二天中。憍逸自恣。第四天中。少欲知足。恒有一生补处菩萨。来生其中。法训不绝。须达言曰。我正当生第四天上。出言已竟。余宫悉灭。唯第四天宫殿湛然。复更从绳。
时舍利弗。惨然忧色。即问尊者。何故忧色。答言汝今见此地中蚁子不耶。对曰已见。时舍利弗。语须达言。汝于过去毘婆尸佛。亦于此地。为彼世尊。起立精舍。而此蚁子。在此中生尸弃佛时。汝为彼佛。亦于是中。造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毘舍浮佛时。汝为世尊。于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拘留秦佛时。亦为世尊。在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是蚁子。亦于此中生。拘那含牟尼佛时。汝为世尊。于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迦叶佛时。汝亦为佛。于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乃至今日。九十一劫。受一种身。不得解脱。生死长远。唯福为要。不可不种。是时须达。悲怜愍伤。经地已竟。起立精舍。为佛作窟。以妙栴檀。用为香泥。别房住止。千二百处。凡百二十处。别打犍椎。施设已竟。欲往请佛。复自思惟。上有国王。应当令知。若不启白。傥有慎恨。即往白王。我为世尊。已起精舍。唯愿大王。遣使请佛。时王闻已。即遣使者。诣王舍城。请佛及僧。唯愿世尊。临覆舍卫。尔时世尊。与诸四众。前后围遶。放大光明震动大地。至舍卫国。所经客舍。悉于中止。道次度人。无有限量。渐渐来近舍卫城边。一切大众。持诸供具。迎待世尊。世尊到国。至广博处。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足指按地。地皆震动。城中伎乐。不鼓自鸣。盲视聋听。哑语偻申。癃[病-丙+浅]拘癖。皆得具足。一切人民男女大小。覩斯瑞应。欢喜踊跃。来诣佛所。十八亿人。都悉集聚。尔时世尊。随病投药。为说妙法。宿缘所应。各得道迹。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种辟支佛因缘者。有发无上正真道意者。各各欢喜。奉行佛语。佛告阿难。今此园地。须达所买。林树华果。只陀所有。二人同心。共立精舍。应当与号太子只树给孤独园。名字流布。传示后世。尔时阿难。及四部众。闻佛所说。顶戴奉行。

 

_MG_8367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